情色笑话

女友和她姊姊一起被轮奸

9.7

女友和她姊姊一起被轮奸

诗萍虽然是高中生,但由于生来一副娃娃脸,再加上只有150公分的矮小身材,所以很容易被误认为国中生。

我和诗萍交往两年多了,虽然我们一直非常恩爱,但是她总是只让我进展到接吻的程度。


我知道她对于第一次要在新婚之夜这件事很坚持,所以也不好强迫她,只能每次约会结束之后回家一个人解决。


放暑假的前两天,我正在计划这次要带诗萍去哪里玩,没想到她竟然打电话来对我说:“对不起喔~暑假前几天我不能陪你了,我姊姊找我去台中玩…”她姊姊诗菁我见过几次(她和我高中同学同班)。


她和我同年,目前正在台中念书,虽然长的也蛮可爱的,不过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既然是姊姊所约,那我也没有理由向诗萍抱怨,毕竟她和她姊姊不能常常见面,而且去台中玩也只会待在那一个礼拜,所以我只能在家等她从台中回来。


诗萍不在台北的这几天实在是很寂寞,我除了偶尔朋友打打球逛逛街,剩下的时间就只能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看着网路上的色情图片打手枪。


诗萍到台中之后的第四天晚上,我在网路上发现一段影片,片名叫‘轮奸女高中生’,虽然知道这种片名有百分之99都是骗人的,但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把它抓了下来。


档案开启之后,画面中是一个昏暗的小房间。


房间里有五个男人和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双手被反绑,被其中一个男人抓住腰部从后面干着,而嘴巴则塞着另外一个男人的肉棒,使的那个女孩只能“唔…唔…”地呻吟。


这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干了大概两分钟,前面的那个男人突然颤抖了一下,说道:“我射了!”然后把射完精液的肉棒抽离那女孩的嘴巴。


听到那个男人说了国语,让我确定这部影片真的是本土自拍的。


当我正为了下载到好东西而暗爽时,我看到了影片中那个女孩子的脸。


那是我的女朋友!!我顿时感到晴天霹雳,头脑一片空白。


我那可爱的诗萍,竟然被轮奸了!?那个连胸部都不肯让我摸的清纯小女生,在影片中竟然嘴里流着精液,被男人从后面插入!?我赶紧拿起电话打给诗萍的手机,但另一边传来的却是“您所拨的电话目前没有回应……”影片中正在从后面干诗萍的男人两手抓住她的胸部,把她上半身抬了起来。


这让我更清楚的看到她的脸。


那的确是诗萍没错!只见诗萍两眼无神,原本在口中的精液慢慢流到了下巴,一副神智不清的样子。


诗萍身后的男人边干她边问:“你叫什么名字?”“诗萍…”诗萍在喘息中勉强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字。


其中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说:“小黑,你这药还真有用!”他们竟然对诗萍用药。


“那当然!这药有自白剂的效果,打下去之后虽然会神智不清,但是你问什么她都会乖乖的回答。”


诗萍身后的男人继续问:“今年几岁?”“十…六。”


“已经十六啦?长这么幼齿,害我以为她还是国中生。”


其中一个瘦小的男人说道。


“有没有男朋友啊?”“…有”“那他干过你了吗?”“还…没…”“那你到昨天为止都还是处女喽?”“对…”“干咧!阿宏你昨天把她开苞,真是让你赚到了!”那男人向站在门口的一个健壮男子说着,那男子回以一个得意而猥亵的笑容。


又过了大约三分钟,那男子说“我也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子宫里!”“不…行,我会…怀孕…”精神恍惚的诗萍听到这句话似乎有了一些反应,但已经太迟了。


“那正好,我就要让你怀我的种!”那男人说完低吼一声,然后就全声僵硬,看来是射在我女友的体内了。


“啊……啊…”诗萍被射得全身颤抖,然后头无力的垂下。


那男人将双手一放,让诗萍倒在地上。



影片就到这里结束了。


看完影片的我呆坐在电脑前,激动的情绪久久无法平复。


我心爱的女朋友竟然残遭如此蹂躏,而且到现在还不知去向。


我该报警吗?但是报警的话我女朋友的名誉不就…那打回她家里呢?不行,诗萍的父母还不知道女儿被强奸的事情…那诗萍的姊姊呢?我又没有她的电话……我就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失眠了一整晚,这一整晚我整个脑子都被影片中的画面占据。


我不断的回想着诗萍被前后抽插,被用药导致神智不清的样子。


令我惊讶的是,我竟然在这个时候勃起了!我竟然边回想着女朋友被轮奸的样子边感到兴奋!?我为自己有这样的念头感到可耻,但是却无法阻止这念头在我心中不断地攻城掠地…我发现我渐渐地从“想要得知诗萍的下落”变成“想要得知后续发展”……我打开了电脑,开始在网路上找寻任何蛛丝马迹。


在我不眠不休的奋斗了两天之后,终于在第三天的早上,找到了一段名叫“学生姊妹凌辱”的影片。


照片名看来,如果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的话,那么诗菁也已经惨遭毒手了。


我抱着半分担心半分期待的矛盾心情按下了拨放键。


这次影片的场景是一个像废弃公寓的地方,诗萍躺在沙发上双手被反绑,之前让她口交的那个男人正抓着她的双腿用力的抽插着;诗菁则是被吊在半空中,身上满是男人的精液,下体还插着一只遥控型的按摩棒。


看到这样淫靡的景象,我的老二马上硬了起来。


阿宏对诗菁说:“来,对着镜头说出你的名字。”


诗萍有气无力的向那男人乞求:“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我叫你说出你的名字!”那男人将遥控器的开关打开,诗菁随即发出一声尖叫,下体不断的摇摆。


“我说!我说!我叫吴诗菁!”诗菁痛苦的回答。


“年龄呢?”“20岁!”“有没有男朋友?”“没有!求求你,快点把它关掉─”看来诗菁似乎快受不了了。


“哦?你这么漂亮怎么会没有男朋友?”阿宏不理会诗菁的要求,反而将按摩棒的震动幅度调到最大。


“啊啊啊啊啊啊啊~~”诗菁的尖叫声响遍整个房间,然后头无力的垂下,金色的尿液从大腿不断流下,看来是受不了按摩棒的刺激而失禁了。


“哈哈哈!大学生也会尿失禁啊!”周围的男人对着诗菁嘲笑着。


镜头转到诗萍那边,虽然她还是很痛苦的样子,不过没有像之前那样神智不清,那些人大概这次没有给她用药吧。


“你姊姊尿尿了耶!你要不要等下也像她那样啊?”那男人一边抽插一边问着?“不…要…”痛苦的诗萍勉强从口中挤出这两个字。


“不要的话,那就求我把精液射到你的子宫里面吧!”“求求你,别再…射在里面了,我会…怀孕的!”诗萍摇头拒绝,却被那男人打了一巴掌,诗萍痛得哭了出来。


“干!都已经被我们干了几十次了还怕什么?会怀孕的话你早就已经怀孕了啦!还是你真的想像你姊那样尿一地?”那男人凶狠的恐吓着诗萍。


“呜…请把精液射在我的子…子宫里…”诗萍不得已,只好哭着说了出来。


“好,那我就如你所愿吧!”那男人说完又抽插了几下,然后就把精液全部灌进诗萍的子宫里。


诗萍似乎已经绝望了,所以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躺在沙发上低声啜泣。


镜头又转回姊姊诗菁那里。


只见诗菁像狗一样,双手双脚伸直趴在地上,那个健壮的男人正从后面抓着她的屁股大干特干。


“小母狗,你的妹妹被射在里面了耶!你也要我射在里面吗?”那男人故意问着。


“随便你…你们了,反正就算我说不…不要,你们也…不会听”诗菁绝望的说着,似乎之前已经被他们用同样的手段对付好几遍了。


那男人听见诗菁的回答后似乎有点不高兴,说:“这样啊?那我等下就不客气喽!不过你好像不够爽的样子,我看我还是给你用点药好了。”


“小黑!帮我把药拿来!”那男人对刚干完诗萍的男人说。


诗菁听到用药,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


“不要!求求你,不要用药!”“一点春药有什么好怕的?打完保证让你爽翻天。”


小黑拿着针筒走过来,往诗菁的手臂上注射下去。


“啊啊啊…”诗菁想要反抗,但又怕针头断在里面,只好乖乖的接受注射。


“好啦!我们继续爽吧!”注射完,阿宏又开始进行活塞运动。


刚开始的两分钟诗菁还是低着头没什么反应,后来慢慢的发出了呻吟,而且愈来愈大声。


“怎么样?小母狗爽不爽啊?”“爽…好爽…”诗菁受到药效的影响,嘴巴已经无法闭合,只能任由口水滴在地上。


“那你想不想要我的精液啊?”“想…想要!射在我的…子宫…里面…”这时诗菁已经完全神智不清了,竟然主动要求男人射在她体内。


“但是这样你会怀孕耶?”“没…关系…我愿意…生你的…孩子!”这种淫荡的话竟然从女友姊姊的口中说出,让我大感兴奋,不知何时开始的自慰也加快了速度。


“好,那我就如你所愿!”阿宏说完用力一顶,把浓浓的精液全射进诗菁体内。


“啊啊啊啊啊~~~~~~”诗菁用力抬起了头高声尖叫,然后无力的趴在地上喘气。


“小母狗,还想不想要精液啊?”休息了大约半分钟,阿宏问着还趴在地上喘气的诗菁。


“要…我要精液…”诗菁听到精液两个字马上抬起头来,真的像只淫荡的母狗。


“那你去找你妹要吧!”阿宏指了指诗萍那边,镜头跟着转了过去。


只见一个男人干着诗萍的嘴巴,另一个男人则刚把老二从诗萍的阴道里抽离,上面还带着一丝精液。


“你妹阴道里有小黑和阿炮刚刚射的精液,去把它吸干净。”


什么!?竟然叫诗菁去吸我女友的阴道?我兴奋得简直快要射出来。


诗菁犹豫了一下,然后朝着诗萍所躺的沙发爬过去。


就在诗菁爬到诗萍身旁时,让诗萍口交的那个男人射了精,从诗萍的身上里开。


诗萍这时才有办法张开眼睛。


她抬起头来,发现姊姊正准备吸自己的阴道,诗萍慌张的摇头大喊:“姊姊!不要!”嘴里的精液和唾液被喷了出来,喷得自己脸上,脖子到处都是。


被药物控制的诗菁无视妹妹的呼唤,张嘴对着妹妹的阴部吸了下去,发出“咨咨”的声音。


“呜呜呜…”诗萍被自己的姊姊吸吮着阴道,羞耻的辍泣起来。


诗菁将妹妹阴道里的精液全部吸进嘴巴,然后咕嘟咕嘟的吞进肚子里。


这时,她发现诗萍脸上还有残余的精液,于是爬到诗萍身上,开始舔食诗萍脸部的精液。


“姊,求求你不要这样…”被姊姊压在身上的诗萍哀求着,但是诗菁并不为所动。


“小母狗!那些精液不要喝掉!把它送到你妹嘴里,等下我们就会射给你喝不完的精液!”阿炮对诗菁喊着。


诗菁听到之后加紧把诗萍脸部附近的精液全部舔到嘴里,然后捏住诗萍的脸颊,开始把精液往诗萍的嘴里送。


“唔唔唔──!”诗萍的嘴被堵住,只能发出无助的闷叫,任由刚刚吐出的精液被姊姊送回自己的嘴巴。


“干!我受不了了!”一个之前一直在旁围观的男人走过去将两姊妹拉开,抓着诗菁大干了起来,其他五个男人也都跟着加入这场轮奸。


影片就到此为止。


我右手握着硬得发痛的阴茎坐在电脑桌前,一方面担心女友的安危,一方面却又恨不得自己是那群男人中的其中一个,可以尽情的享受这两姊妹。


我就在复杂的心情之下,再度按下了拨放键…当天晚上,诗萍回来了。


她装作没事一样,只告诉我她在台中手机被偷了,所以我才联络不到她。


虽然我可以问她:“那你不会主动打电话给我啊?”但是我并不想再为难她,而且女友能平安回来就已经很值得庆幸的了。


回来后的诗萍表现的和平常一样,很幸运的,诗萍并没有怀孕,不过她姊姊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后来我从台中的同学那边听说诗菁似乎怀孕而跑去堕了胎…寒假的时候,诗萍又说要去台中找姊姊玩。


我听了大惊失色,当然是极力劝阻,但是诗萍对我说:“姊姊找我,我不能不去。”


我发现她眼中的悲伤才恍然大悟,她一定是被那些男人胁迫了!如我所料,在她出发后的第三天,我在网路上找到一段名叫“美少女姊妹的调教-寒假版”的影片。


怀着不安的心情按下了拨放键,这次的场景似乎是在诗菁所住的公寓,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的房间,只看到近十个男人正在轮奸她们,仔细一看诗菁的肚子圆鼓鼓的,一副就是怀孕的样子。


难道她根本就没堕胎?她们似乎都被打了药,一脸春情荡漾,淫水留了一地,脖子上还扣着项圈,而她们身上所有能称为洞的地方都被男人的肉棒塞的满满的。


“小骚货,感觉怎么样啊?”男人们淫笑着问着诗萍“很…很爽…”“大声点!我们听不到啊!”男人说着便把肉棒抽离她的身体。


“不…不要拔出来啊!”诗萍痛苦的大叫。


“那你要我们怎么做?大声说清楚啊!”“鸡巴…我要鸡巴…快给我。”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会从我女友口中吐出,而男人似乎并不满意这答案。


“说清楚点!要什么!”“我要。


我要哥哥的大鸡巴!插入诗萍的小穴穴里!然后…射。


射精在里面!”男人们闻言大笑,于是又把肉棒插入我女友的阴道,只见她忘情的大叫,而旁边的男人也用她细嫩的身体打手枪,并且喷了他一身的精液。


下一个画面,镜头转到诗菁身上,只见她挺着一个大肚子躺在地上,也是被插的不断叫春,而其他男人正抓着她的大奶子吸吮,大概是因为怀孕的关系,还不断流出大量的母乳,其他人也津津有味的吸着。


“啊…啊…”诗菁几乎是被插到恍惚的状态了,男人们把诗菁抱起,让她坐在身上,从下面继续插她。


“好…好舒服。


还要…还要…再用力点…”后面的男人拨开她的屁眼,沾了点诗菁的淫水当作润滑,便狠狠的插入,诗菁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但是很快就被快感盖过,又开始大声的呻吟。


在两个人的夹攻下,诗菁的一双大奶剧烈摇晃,还不断喷出乳汁,而圆滚滚的大肚子也沾满了分泌物,不知道是精液还是淫水。


“干!这婊子的屁眼还真她妈的紧!”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从后面抓住她那两粒巨乳,并且不断夹弄乳头,而另一个男人则从前面用嘴接着。


“精液。


我要精液…快。


快射在我里面啊!”旁边打手枪的男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把肉棒凑到她嘴边,而她就像在沙漠遇难的人看到水一样,立刻把嘴巴肉过去吸吮,不一会又浓又稠的精液便射在她口中。


“啊…好好吃。


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诗菁一脸淫荡的舔着男人的肉棒,并且努力的吸吮,似乎是想把所有精液吸出来。


“慢慢吃。


别急,精液多的是呢!”这时阿宏以老汉推车的姿势将诗萍双腿抬起,从背后一边干一边走,诗萍以手代脚走到镜头前,再走到诗菁那边,才走了一趟诗萍已累的趴在地上不断呻吟,阴道还不断流出白白的精液。


再来就有男人把诗萍抱到沙发上,那男人将她双腿高高举起打开,用那根肉棒一下下狠狠的插入,每次插入都将阴唇挤入阴道,拔出时再将阴唇翻出,洞口的淫水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小穴中还不断流出新的淫水。


“小淫娃,葛格操的你爽不爽啊?”男人淫笑着问着诗萍。


“很…爽……”“想看看肉棒在你淫穴抽插的样子吗?”“好……”这时诗萍的意识很明显的已经陷入神智不清的状态他们便从后面将诗萍抱起,像在帮小孩子嘘尿的姿势一边干一边捏着她的胸部。


而摄影机也正对着阴部,诗萍的柔嫩的小穴又红又肿,但是还在不断流出淫水,而另一个男人也搓揉她的阴核,一边翻开她的阴唇。


忽然间镜头出现了一个大汉,看来似乎比其他男人还要壮硕不少。


“干!怎么那么慢啊!等你很久了耶!”“歹势啦…店里有不少事情要处理。”


男人不好意思的笑着,一边把手里的铁链拉住。


“干!小黄!再乱跑老子就把你抓去煮成香肉!”我的视线注意到了那只狗,似乎是狼犬的样子,非常的大只而且眼神凶狠。


这时脑中竟然浮现了一种怪异的想法,肉棒更不自觉的再度硬了起来。


干诗萍的男人把诗萍抱在怀里,并打诗萍的双腿抬起,让她腾空挂在他身上,双手扶着她柔嫩的屁股,噗嗤一声将鸡巴整根没入,粗大的鸡巴将小嫩穴撑的一点空隙也没有,干的诗萍死去活来,高潮迭起,嘴中只会无意识的浪叫。


“怎样?要不要也来凑一脚?”“好是好…但是这畜生好像在发情。


牵都牵不住。


先找个地方绑起来吧。”


“发情?那不是正好吗?!这里刚好有两只发情的母狗给它干啊!顺便配种。”


小黑笑着说,众人也是闻言大笑。


而我却因为刚刚的想法成真了,变得更加兴奋,肉棒更是硬的发痛。


“喂!去把狗牵过来!”“不…不要啊!我不要跟狗……不要!”诗萍害怕的大叫着。


“别急别急,先看看你姊姊跟狗交配的样子吧!说不定等等你忍不住了,会跟你姐抢狗鸡巴来吸呢!”这时男人拔出了插在诗菁体内的肉棒,上面还沾满了大量的液体,流了一地都是。


而诗菁也被抱到狗身旁。


“快插我啊……快点……不要拔出来。


我要鸡巴。”


诗菁发出哀鸣。


“狗鸡巴要不要?不要拉倒!”“狗…狗鸡巴…也喜欢…我要…”说着诗菁便开始舔弄起狗的阳具,而狗也以69的姿势舔弄着诗菁的下体,让她不断发出呻吟。


接着诗菁便引导着狗的肉棒放入她的阴道,接着便趴在地上任凭狗的奸淫。


大狗不断摇摆着下身,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她的小穴。


而周围的男子便笑着欣赏这一副淫荡的场面。


而大狗这时也射出精液,当狗的肉棒抽离诗菁的身体时,小穴流出大量的精液,分不出是人还是狗的,诗菁只能挺着大肚子趴在地上喘息。


“接下来轮到我啦!”刚刚的大汉马上脱下裤子,把软弱无力的诗萍拉到身边,我看了真的是自卑的要死,那根肉棒几乎快要20公分,又粗又黑,但是一想到诗萍会被这么大的家伙奸淫,想到就十分兴奋。


粗大的肉棒立刻插入诗萍的小穴,因为连番的奸淫而且淫水又多,鸡蛋般大小的龟头竟然豪不费力的就插了进去。


随着男人的狂抽猛送,诗萍的小穴好像要被撑裂了一般,却又因为春药的关系而忘情的大叫,陷入了无边的欲望当中。


“要什么自己说出来,让大家好好的疼爱你们这两个小淫娃。”


“啊…好爽。


真的好爽啊…快点射精给我…我要主人的精液。”


“真是听话的奴隶,这么想要精液啊。”


另一边也是差不多的状况,一群男人围着诗菁,把能搞的洞都用上了。


一只一只的肉棒不断干着两姊妹。


“啊…啊…要死了…升天了…好会干…啊…爽…爽死…哥哥…鸡巴厉害…啊…爱爱…爱死大鸡巴…要泄…受不了…妹妹喜欢…啊啊啊…想干一…一辈子…”“啊啊…不行了…干死妹妹…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亲哥哥…还要……快把精液……射到…妹妹的…小…嫩穴里……再来…再来啊……”像是在比赛一样般,姊妹俩发狂似的浪叫,完全忘了正在被轮奸。


男人们一阵狂插,就把大量的精液射到她们身上跟体内,满身的精液就好像洗了个澡一样,姊妹俩的嫩穴又红又肿,还不断流出精液,诗萍的更是夸张,因为被如此大的肉棒插过,嫩穴还开开的,像似再诱惑男人的进入一般。


而后来甚至还被两只肉棒同时插入。


到此影片便没了,而我的肉棒依然坚挺,欲望抹杀了仅存的理智,我再次拨放这个影片并且兴奋的看着,甚至还希望有更多可以欣赏,内心深处也期待着接下来的情景。


隔了几天,我接到诗萍的电话,说她有事情暂时不能回来了,但是我却听到了一些水声以及她刻意忍住的喘息声,但我也不说穿,含糊的应了几声便挂了电话,接着便上网寻找影片。


不知不觉,诗萍已在她姊姊家住两个多月。


期间我在网路中也再找不到她们两姊妹的片子,她们也像消失了一般,渐渐我也开始担心她们的安全。


我应该报警吗?但是报警的话我女朋友的名誉就没了…而且我内心暗暗希望有更多可以欣赏,内心深处也期待着接下来有更刺激的蹂躏。


最后,欲望抹杀了仅存的理智,我没有报警,也没有打回她家里,只打开了电脑,继续在网路上找寻任何她们两姊妹的片子。


终于在两日后,我在网路上找到一段名叫“美少女姊妹强制怀孕”的影片。


我看着标题,难道…我怀着既不安又兴奋的心情按下了拨放键。


这次的场景似乎都是在诗菁所住的公寓,只看到近十个男人正在轮奸诗菁,哪诗萍呢?仔细一看诗菁圆鼓鼓的肚子,比之前见到的更大更圆,他们根本就不让她堕胎。


男人们一上一下夹住她,一个插入她阴道,一个插入她肛门抓着她的腰不停的抽送…她声音颤抖地呻吟着,不停的留着眼泪,拚命的摇头,用着呜咽的声音求饶。


头发凌乱的披在脸上,一对乳房随着后面男人的冲撞不停左右摇晃,双腿不停的颤抖,身体不断抽蓄。


这样痛苦的样子,不过没有像之前那样神智不清,那些人大概这次没有给她用药吧。


其中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说:“不用药是不是更好玩?看她多痛苦”“要不要又给我们插到尿尿?”前面的男人一边抽插一边问着。


“不…要…求求你,别再……我会死的……!”诗菁摇头,男人不理会诗菁的要求,前后两人反而加快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诗菁的尖叫声响遍整个房间,阴道剧烈收缩,身体疯狂抽蓄,金色的尿液从尿道喷出来,看来是受不了刺激而失禁了。


“哇!第五次了!你的书都是白读的!”男人们对着诗菁嘲笑着。


“天生性奴就是天生性奴!”诗菁听了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低声啜泣,忍受着同时来自阴道和肛门的痛楚和男人们的屈辱。


镜头转到另一边,诗萍被绑在一张椅子上面,头发、脸蛋、口腔、乳房、腰肢和双腿间满是男人的精液。


她的双手被反绑在椅背上面,而她的双腿则是被绑在把手上面,也因为这样,所以她的双乳以及小穴都以极为明显的姿势裸露在男人们的面前。


当我瞄到诗萍的阴户后,顿时感到晴天霹雳,头脑一片空白。


我那可爱的诗萍,竟然变得光秃雪白的!阴道和肛门周围被淫水弄的油腻腻的,前后插着一支十吋长的遥控型按摩棒。


男人对诗萍说:“来,对着镜头。”


“求求你,放了我们吧!”诗萍泪流满面的乞求。


“说!你下面的毛怎么了?”“不……不要……放开我……”诗萍拚命的抵抗。


“说啊!到底怎么一回事?你不说的话,我就你像你姊姊一样尿尿!你要不要等下也像她那样啊?”“不……要……”诗萍惊羞失措的叫出来。


“就快点说吧!想想看是说的比较好?还是强制尿尿比较过瘾?”“嗯!”诗萍泫然的别过脸,一个字一个字颤抖的吐露出来:“我那里的……毛……被刮掉了……”“还有呢?还没说完吧!以后还可以再长出来吗?”“涂了药……以后……再也长不出来了。”


诗萍强忍着羞耻把自己难堪的事说完。


我感到胸口血气翻腾,一颗心噗通噗通的狂跳,差点就坐不稳。


那个连胸部都不肯让我摸的清纯小女生,耻毛都被剃光了…下体光秃秃的像未发育的小女孩…但是却又前后插着淫女才会用的遥控型按摩棒…尤其想到这个地方再也不会长毛,更是令人血脉贲张!不知何时开始我的自慰也加快了速度。


“还有,你你的肚子怎么了?”我立即醒觉,马上将视线从像未发育的小女孩的阴户移到诗萍那光溜溜的肚子上。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的肚子已经隆起来,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任何人都看得出她因奸成孕了。


“说!肚子为何隆起来!”“不要……求求你……”诗萍哀伤欲绝的乞望着被兽性控制的男人。


“那没有法子了。”


男人干笑几声,将插在阴道的遥控器的开关打开至“低”。


虽然诗萍早有心理准备,但当按摩棒开始在子宫内高速振动时,原本还在挣扎的娇小肉体顿时快感的弓挺起来,胴体猛然往后仰成性感的弧度,一对乳房上下颤抖,长发也动人的甩开,脚心和脚趾都弓了起来,张开嘴不住翻动眼白。


“啊……啊……不要这样……”诗萍无意识的呻吟着,脚心已开始抽筋,指甲用力的掐住自己脚踝肌肤。


“还不说吗?”男人将阴道按摩棒的震动幅度调到中,同时猛然抓住那两粒跳动的肉球。


“哇……不要!”两柱白色的奶汁从他的指缝间洒出去!诗萍激烈的甩乱头发哀号。


“我说!我说!”诗萍痛苦的回答。


“我和姊姊被人轮奸了……现在我和姊姊都怀了孕……是谁的骨肉都不知道……”“是有人强迫你们怀孕吗?”“不…是…,是我们要求射在我们的……子宫……里面……我愿意……帮你们生……孩子……!”“好!”男人说完用同时将阴道和肛门的按摩棒的震动幅度调到最大。


“真的不行了……我腿抽筋了……啊……泄……出来……了……”诗萍甩乱长发哀叫出来,胴体性感的弓成一个弧度,两条修长的腿也顾不得一切的弯扭,从脚心到小腿都剧烈抽筋,手都握成了拳头、脚趾也弯屈起来,阴道、子宫,肛门同时痉挛,令诗萍把嘴唇咬出血来。


“让这对大肚美少女姊妹看看对方怎样失禁吧!”男人们走过去将诗菁带到诗萍旁边,再将诗菁诗萍用69方式手对脚脚对手,满是精液的俏睑对着对方的阴户的绑在一起,两姊妹隆起来的肚子,也紧紧的挤在一起。


“不要……放过我们吧!”男人倒数:“一、二、三”将在阴道和肛门插着遥控型按摩棒并同时将震动幅度调到最大。


“啊……哇……”两人同时大叫。


不数秒二人同时腰部一挺,尿水由小穴激射而出,射到对方的俏睑上。


“兄弟们,上吧!”一个之前一直在旁围观的男人们走过去抓着两姊妹大干起来。


这对大肚美少女姊妹手对脚脚对手的绑在一起,眼看着对方又红又肿,还不断流出精液的嫩穴和肛门,被男人们狂插,自己也被野兽蹂躏着。


两姊妹透过紧紧的挤在一起的怀孕肚子,感受到对方也像自己一样在痛苦的痉挛着,到此影片便没了,而我的肉棒依然坚挺,欲望抹杀了仅存的理智,再次拨放…几天后,为了发泄我便上街租点A片回来使用,却看到了一整个系列的封面全都是她们两姊妹,我发出会心的微笑,看到了最新的片子,只是被租光了……片子的标题:“孕妇姊妹之人兽同欢”。


又过了几天,我独自在家。


看?诗萍与我一起的照片,想?想?。


我应该怎么办?女友已经怀孕了。


分手?还是装做不知道?想?诗萍已经怀孕,一同怀孕了的姊姊一起天天被不同的男人轮奸,那些男人更是从不认识的。


他们把她的肚子弄大了,最后会怎样对待她俩?想?想?竟然禁不住的性欲高涨,竟由担心她们,变成想看这对大肚美少女姊妹怎样被人玩弄。


我马上打开了电脑,继续在网路上找寻任何她们两姊妹的片子。


马上我在网路上找到一段名叫“怀孕美少女姊妹身体改造”的影片。


我兴奋的按下了拨放键。


两名娇小的裸女手被反绑在身后,无助的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眼睫毛不住颤动,长发凌乱不堪,带汗的黏湿在额上背上。


显然刚才被轮番奸淫过。


男人的声音向起,道:“想不到这对姊妹如此够劲,大了肚子也都这么能干。


她们的男朋友也要好好多谢我们呢!”“先是轮奸,然后是姊妹怀孕,就连狗也干过她俩,我看她俩怎么见人。”


男人兴奋的手舞足蹈。


“生出来的女儿以后长大如果像妈妈一样漂亮,就要像妈妈一样,脱光光在床上让叔叔疼呢?”男人胡言乱语起来。


一直苦苦支撑的诗菁诗萍,听到不由得悲从中来,心防终于崩溃,依在一起饮泣起来。


“但是她们奶子这幺小,生出来的女儿以后怎有奶吃呢?”“那为她们的下一代?想,待会将给她们注射一些好东西。


我最讨厌胸小的女人,当姊姊的才82公分B杯,妹妹更只有75公分A杯。


怎样也说不上是女人!”“身体改造”……难道他们要帮诗萍她们隆乳?这班男人,暴虐得接近残酷……我却不由得自慰起来。


“……不要!…别…别过来呀!…”诗菁诗萍听到不禁惊惶的颤声叫着,不禁把胸脯向着对方。


男人们一拥而上把诗菁诗萍翻了正,诗菁诗萍根本没法挣扎,这群色狼哪肯放过她们!她们疯狂挣扎,但双手被绑在背后,如何挣扎都不过是白费力气!男人走到诗菁诗萍身前,轻易翻转赤裸的娇躯,纠正体位,猎取最好的姿式,找寻嫣红椒乳所在,缓缓将针筒注入。


细长的针筒注入敏感的乳头后,“……不要……啊!…!”酥胸所传来的刺痛仿佛牵动了所有神经,使她们异常疼痛。


她们痛苦的挣扎,奈何玉手反绑,只能忍受液体缓慢而有力在玉乳中奔腾的煎熬。


80……85……90……娇小的胸部在药物下益发丰满。


湿滑的娇躯在全身都受到刺激下剧烈地扭动迸腾,黏湿的长发四散飞扬。


之后,在右边乳房当然也进行同一动作。


两边一直注入,直至够大和平衡为止。


“够了没有?”“现在多大了?”“姊姊97公分,F杯的程度,妹妹小一点,90公分E杯!”原本她们的胸围是只得70、80公分而已。


小巧而发育中的乳房一瞬变成巨乳。


姊姊俩容貌是清纯的美少女,诗萍外貌更活脱是像小女孩般的BabyFace。


现在幼儿容颜下……配上自己小巧的手掌也无法完全覆盖的丰满巨乳。


……柳枝般的幼腰部苦苦的支撑?圆鼓鼓、光滑滑的肚子……下体光秃秃的像未发育的小女孩……清纯无垢、美丽的容貌,却拥有被刻意改造的淫靡和惹火的肉体……想到此,心中的爽快与期待,不受控地上升着。


“除了隆乳,它的一项优点能改变女性体内的荷尔蒙,影响脑前叶线,全身的性感带会完全苏醒,性兴奋会跳级上升。


现在她们的性兴奋会比正常女性高一倍。


唯一的缺点是初期乳房会异常痛楚。”


性兴奋会比正常女性高一倍?那不是只插几下便会高潮?药液在体内流动,发挥着预期的作用。


诗菁诗萍朱唇紧闭,贝齿咬着唇,似是忍受巨大的剧痛。


“太、太过分了。


……不行了……呜呜……”二人的眼中溢出了泪珠。


与此同时,痛苦的诗菁诗萍发现自己身体的敏感不断增加。


“唔唔……呀呀……唔唔……”短短的数十秒间,诗菁诗萍由痛楚的呻吟变成了快感的喘息声。


哀叫娇吟中的两姊妹,已无法压制席卷全身的快感。


乳头开始硬起来,奶汁要从乳头射出来。


男人见两姊妹的乳头硬起来便一边淫笑一边说:“很舒服吗?哈哈……这么快便硬了,干吗,想要男人吗?”二十多只手在两姊妹身上摸来摸去,又搓又捏,就是不肯插她们。


“嘻嘻嘻…真是美啊…哈哈”“对啊…奶子更大…摸起来更爽耶…嘻嘻”“好了…好了…一定会让这二个妞疯掉的…嘿嘿……”两姊妹身上一阵火热,下身及乳房传来麻痒的感觉,仿佛体内有虫子在爬,光秃秃的阴户里面不自觉的流出淫水来。


若不是双手被人绑住,早就想伸手进去捉痒起来。


“啊…好痒啊…快放开我…啊…好痒啊…受不了…”诗菁开始求饶了。


“啊…快来嘛…我…玩我…拜托…”诗萍也开始发出娇憨来。


“好啊…但是你们俩个先玩一遍…哈哈…”男人笑嘻嘻的回答着。


解开了她们的手。


诗菁诗萍听到,俩个人相视了一下,害羞得马上低下头去。


但是体内的麻痒感愈来愈强烈,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了,经过几番矜持后,二个人有默契般的同时用自己的巨乳,去轻轻磨擦对方的胸脯。


“嘻嘻…好耶…开始了…快把她们拍下来…尤其是脸部的表情…”“姊妹……还说是姊妹……哈哈”诗菁诗萍的一对巨大乳房,开始激烈的挤压在一起,乳头碰着乳头,用力磨擦着,奶汁从乳头流出来。


二个人害羞的闭着双眼,只希望经由身体的磨擦,能让体内的麻痒感得到释放。


“嗯…啊…妹妹”这舒服的滋味,让诗菁呻吟起来。


“哦…哦…姊姊”诗萍也低声轻吟着。


俩个人暂时的抛弃羞愧心,用力的磨擦着对方的巨大乳房,姊姊主动的将腿伸进妹妹的双腿中间,磨擦着两只光秃秃的阴户。


“啊…好舒服啊…”诗菁诗萍同时轻吟着。


诗菁把舌头吐进诗萍的口中,诗萍不但没拒绝,反而用力吸啜起对方的津液来,二个人几乎全身都黏在一块儿,嘴对着嘴,巨乳压着巨乳,摇动柳枝般的幼腰,激烈的磨擦彼此圆鼓鼓、光滑滑的肚子、磨擦着光秃秃的阴户,努力取悦自己的身体,两个怀孕的娇躯,就这样互相纠缠在一起。


“啊…啊啊…”诗菁在彼此的抚慰中,痛快的呻淫着。


“嗯…哦哦…来了…”诗萍忘情的摆动大肚子长吟。


二人无毛的下体被淫水完全的浸湿了。


突然二人同时发出兴奋的淫叫,“……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淫汁尿水由二人磨擦着的阴户中间爆射而出,湿滑的娇躯在全身都受到刺激下剧烈地扭动迸腾,双眼反白,四肢不断痉挛,但二人竟还不停的磨擦着阴户!!二人根本无暇思考,快感立刻又再度侵袭全身,而且一波比一波的更强,心里的羞愧似乎阻止不了生理的刺激,清纯如小女孩的诗菁诗萍,带着极度浓郁的羞耻感,在那样多人众目睽睽之下,居然又再次到达高潮!淫汁尿水不停的由二人磨擦着的阴户中间爆射而出,足足射了一分钟才完。


“美少女姊妹强制隆乳、怀孕大搞同性恋失禁……受不了啦……”男人们则一拥而上把诗菁诗萍翻了正,把火辣辣的阴茎毫不客气地向任何一个可以插的洞直贯下去……到此影片便没了,想到男人说的“美少女姊妹强制隆乳、怀孕大搞同性恋失禁”我的肉棒挺了一挺,精液激射而出……


我今年二十岁,有一个小我五岁的女朋友诗萍。


诗萍虽然是高中生,但由于生来一副娃娃脸,再加上只有150公分的矮小身材,所以很容易被误认为国中生。


我和诗萍交往两年多了,虽然我们一直非常恩爱,但是她总是只让我进展到接吻的程度。


我知道她对于第一次要在新婚之夜这件事很坚持,所以也不好强迫她,只能每次约会结束之后回家一个人解决。


放暑假的前两天,我正在计划这次要带诗萍去哪里玩,没想到她竟然打电话来对我说:“对不起喔~暑假前几天我不能陪你了,我姊姊找我去台中玩…”她姊姊诗菁我见过几次(她和我高中同学同班)。


她和我同年,目前正在台中念书,虽然长的也蛮可爱的,不过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既然是姊姊所约,那我也没有理由向诗萍抱怨,毕竟她和她姊姊不能常常见面,而且去台中玩也只会待在那一个礼拜,所以我只能在家等她从台中回来。


诗萍不在台北的这几天实在是很寂寞,我除了偶尔朋友打打球逛逛街,剩下的时间就只能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看着网路上的色情图片打手枪。


诗萍到台中之后的第四天晚上,我在网路上发现一段影片,片名叫‘轮奸女高中生’,虽然知道这种片名有百分之99都是骗人的,但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把它抓了下来。


档案开启之后,画面中是一个昏暗的小房间。


房间里有五个男人和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双手被反绑,被其中一个男人抓住腰部从后面干着,而嘴巴则塞着另外一个男人的肉棒,使的那个女孩只能“唔…唔…”地呻吟。


这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干了大概两分钟,前面的那个男人突然颤抖了一下,说道:“我射了!”然后把射完精液的肉棒抽离那女孩的嘴巴。


听到那个男人说了国语,让我确定这部影片真的是本土自拍的。


当我正为了下载到好东西而暗爽时,我看到了影片中那个女孩子的脸。


那是我的女朋友!!我顿时感到晴天霹雳,头脑一片空白。


我那可爱的诗萍,竟然被轮奸了!?那个连胸部都不肯让我摸的清纯小女生,在影片中竟然嘴里流着精液,被男人从后面插入!?我赶紧拿起电话打给诗萍的手机,但另一边传来的却是“您所拨的电话目前没有回应……”影片中正在从后面干诗萍的男人两手抓住她的胸部,把她上半身抬了起来。


这让我更清楚的看到她的脸。


那的确是诗萍没错!只见诗萍两眼无神,原本在口中的精液慢慢流到了下巴,一副神智不清的样子。


诗萍身后的男人边干她边问:“你叫什么名字?”“诗萍…”诗萍在喘息中勉强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字。


其中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说:“小黑,你这药还真有用!”他们竟然对诗萍用药。


“那当然!这药有自白剂的效果,打下去之后虽然会神智不清,但是你问什么她都会乖乖的回答。”


诗萍身后的男人继续问:“今年几岁?”“十…六。”


“已经十六啦?长这么幼齿,害我以为她还是国中生。”


其中一个瘦小的男人说道。


“有没有男朋友啊?”“…有”“那他干过你了吗?”“还…没…”“那你到昨天为止都还是处女喽?”“对…”“干咧!阿宏你昨天把她开苞,真是让你赚到了!”那男人向站在门口的一个健壮男子说着,那男子回以一个得意而猥亵的笑容。


又过了大约三分钟,那男子说“我也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子宫里!”“不…行,我会…怀孕…”精神恍惚的诗萍听到这句话似乎有了一些反应,但已经太迟了。


“那正好,我就要让你怀我的种!”那男人说完低吼一声,然后就全声僵硬,看来是射在我女友的体内了。


“啊……啊…”诗萍被射得全身颤抖,然后头无力的垂下。


那男人将双手一放,让诗萍倒在地上。


影片就到这里结束了。


看完影片的我呆坐在电脑前,激动的情绪久久无法平复。


我心爱的女朋友竟然残遭如此蹂躏,而且到现在还不知去向。


我该报警吗?但是报警的话我女朋友的名誉不就…那打回她家里呢?不行,诗萍的父母还不知道女儿被强奸的事情…那诗萍的姊姊呢?我又没有她的电话……我就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失眠了一整晚,这一整晚我整个脑子都被影片中的画面占据。


我不断的回想着诗萍被前后抽插,被用药导致神智不清的样子。


令我惊讶的是,我竟然在这个时候勃起了!我竟然边回想着女朋友被轮奸的样子边感到兴奋!?我为自己有这样的念头感到可耻,但是却无法阻止这念头在我心中不断地攻城掠地…我发现我渐渐地从“想要得知诗萍的下落”变成“想要得知后续发展”……我打开了电脑,开始在网路上找寻任何蛛丝马迹。


在我不眠不休的奋斗了两天之后,终于在第三天的早上,找到了一段名叫“学生姊妹凌辱”的影片。


照片名看来,如果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的话,那么诗菁也已经惨遭毒手了。


我抱着半分担心半分期待的矛盾心情按下了拨放键。


这次影片的场景是一个像废弃公寓的地方,诗萍躺在沙发上双手被反绑,之前让她口交的那个男人正抓着她的双腿用力的抽插着;诗菁则是被吊在半空中,身上满是男人的精液,下体还插着一只遥控型的按摩棒。


看到这样淫靡的景象,我的老二马上硬了起来。


阿宏对诗菁说:“来,对着镜头说出你的名字。”


诗萍有气无力的向那男人乞求:“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我叫你说出你的名字!”那男人将遥控器的开关打开,诗菁随即发出一声尖叫,下体不断的摇摆。


“我说!我说!我叫吴诗菁!”诗菁痛苦的回答。


“年龄呢?”“20岁!”“有没有男朋友?”“没有!求求你,快点把它关掉─”看来诗菁似乎快受不了了。


“哦?你这么漂亮怎么会没有男朋友?”阿宏不理会诗菁的要求,反而将按摩棒的震动幅度调到最大。


“啊啊啊啊啊啊啊~~”诗菁的尖叫声响遍整个房间,然后头无力的垂下,金色的尿液从大腿不断流下,看来是受不了按摩棒的刺激而失禁了。


“哈哈哈!大学生也会尿失禁啊!”周围的男人对着诗菁嘲笑着。


镜头转到诗萍那边,虽然她还是很痛苦的样子,不过没有像之前那样神智不清,那些人大概这次没有给她用药吧。


“你姊姊尿尿了耶!你要不要等下也像她那样啊?”那男人一边抽插一边问着?“不…要…”痛苦的诗萍勉强从口中挤出这两个字。


“不要的话,那就求我把精液射到你的子宫里面吧!”“求求你,别再…射在里面了,我会…怀孕的!”诗萍摇头拒绝,却被那男人打了一巴掌,诗萍痛得哭了出来。


“干!都已经被我们干了几十次了还怕什么?会怀孕的话你早就已经怀孕了啦!还是你真的想像你姊那样尿一地?”那男人凶狠的恐吓着诗萍。


“呜…请把精液射在我的子…子宫里…”诗萍不得已,只好哭着说了出来。


“好,那我就如你所愿吧!”那男人说完又抽插了几下,然后就把精液全部灌进诗萍的子宫里。


诗萍似乎已经绝望了,所以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躺在沙发上低声啜泣。


镜头又转回姊姊诗菁那里。


只见诗菁像狗一样,双手双脚伸直趴在地上,那个健壮的男人正从后面抓着她的屁股大干特干。


“小母狗,你的妹妹被射在里面了耶!你也要我射在里面吗?”那男人故意问着。


“随便你…你们了,反正就算我说不…不要,你们也…不会听”诗菁绝望的说着,似乎之前已经被他们用同样的手段对付好几遍了。


那男人听见诗菁的回答后似乎有点不高兴,说:“这样啊?那我等下就不客气喽!不过你好像不够爽的样子,我看我还是给你用点药好了。”


“小黑!帮我把药拿来!”那男人对刚干完诗萍的男人说。


诗菁听到用药,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


“不要!求求你,不要用药!”“一点春药有什么好怕的?打完保证让你爽翻天。”


小黑拿着针筒走过来,往诗菁的手臂上注射下去。


“啊啊啊…”诗菁想要反抗,但又怕针头断在里面,只好乖乖的接受注射。


“好啦!我们继续爽吧!”注射完,阿宏又开始进行活塞运动。


刚开始的两分钟诗菁还是低着头没什么反应,后来慢慢的发出了呻吟,而且愈来愈大声。


“怎么样?小母狗爽不爽啊?”“爽…好爽…”诗菁受到药效的影响,嘴巴已经无法闭合,只能任由口水滴在地上。


“那你想不想要我的精液啊?”“想…想要!射在我的…子宫…里面…”这时诗菁已经完全神智不清了,竟然主动要求男人射在她体内。


“但是这样你会怀孕耶?”“没…关系…我愿意…生你的…孩子!”这种淫荡的话竟然从女友姊姊的口中说出,让我大感兴奋,不知何时开始的自慰也加快了速度。


“好,那我就如你所愿!”阿宏说完用力一顶,把浓浓的精液全射进诗菁体内。


“啊啊啊啊啊~~~~~~”诗菁用力抬起了头高声尖叫,然后无力的趴在地上喘气。


“小母狗,还想不想要精液啊?”休息了大约半分钟,阿宏问着还趴在地上喘气的诗菁。


“要…我要精液…”诗菁听到精液两个字马上抬起头来,真的像只淫荡的母狗。


“那你去找你妹要吧!”阿宏指了指诗萍那边,镜头跟着转了过去。


只见一个男人干着诗萍的嘴巴,另一个男人则刚把老二从诗萍的阴道里抽离,上面还带着一丝精液。


“你妹阴道里有小黑和阿炮刚刚射的精液,去把它吸干净。”


什么!?竟然叫诗菁去吸我女友的阴道?我兴奋得简直快要射出来。


诗菁犹豫了一下,然后朝着诗萍所躺的沙发爬过去。


就在诗菁爬到诗萍身旁时,让诗萍口交的那个男人射了精,从诗萍的身上里开。


诗萍这时才有办法张开眼睛。


她抬起头来,发现姊姊正准备吸自己的阴道,诗萍慌张的摇头大喊:“姊姊!不要!”嘴里的精液和唾液被喷了出来,喷得自己脸上,脖子到处都是。


被药物控制的诗菁无视妹妹的呼唤,张嘴对着妹妹的阴部吸了下去,发出“咨咨”的声音。


“呜呜呜…”诗萍被自己的姊姊吸吮着阴道,羞耻的辍泣起来。


诗菁将妹妹阴道里的精液全部吸进嘴巴,然后咕嘟咕嘟的吞进肚子里。


这时,她发现诗萍脸上还有残余的精液,于是爬到诗萍身上,开始舔食诗萍脸部的精液。


“姊,求求你不要这样…”被姊姊压在身上的诗萍哀求着,但是诗菁并不为所动。


“小母狗!那些精液不要喝掉!把它送到你妹嘴里,等下我们就会射给你喝不完的精液!”阿炮对诗菁喊着。


诗菁听到之后加紧把诗萍脸部附近的精液全部舔到嘴里,然后捏住诗萍的脸颊,开始把精液往诗萍的嘴里送。


“唔唔唔──!”诗萍的嘴被堵住,只能发出无助的闷叫,任由刚刚吐出的精液被姊姊送回自己的嘴巴。


“干!我受不了了!”一个之前一直在旁围观的男人走过去将两姊妹拉开,抓着诗菁大干了起来,其他五个男人也都跟着加入这场轮奸。


影片就到此为止。


我右手握着硬得发痛的阴茎坐在电脑桌前,一方面担心女友的安危,一方面却又恨不得自己是那群男人中的其中一个,可以尽情的享受这两姊妹。


我就在复杂的心情之下,再度按下了拨放键…当天晚上,诗萍回来了。


她装作没事一样,只告诉我她在台中手机被偷了,所以我才联络不到她。


虽然我可以问她:“那你不会主动打电话给我啊?”但是我并不想再为难她,而且女友能平安回来就已经很值得庆幸的了。


回来后的诗萍表现的和平常一样,很幸运的,诗萍并没有怀孕,不过她姊姊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后来我从台中的同学那边听说诗菁似乎怀孕而跑去堕了胎…寒假的时候,诗萍又说要去台中找姊姊玩。


我听了大惊失色,当然是极力劝阻,但是诗萍对我说:“姊姊找我,我不能不去。”


我发现她眼中的悲伤才恍然大悟,她一定是被那些男人胁迫了!如我所料,在她出发后的第三天,我在网路上找到一段名叫“美少女姊妹的调教-寒假版”的影片。


怀着不安的心情按下了拨放键,这次的场景似乎是在诗菁所住的公寓,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的房间,只看到近十个男人正在轮奸她们,仔细一看诗菁的肚子圆鼓鼓的,一副就是怀孕的样子。


难道她根本就没堕胎?她们似乎都被打了药,一脸春情荡漾,淫水留了一地,脖子上还扣着项圈,而她们身上所有能称为洞的地方都被男人的肉棒塞的满满的。


“小骚货,感觉怎么样啊?”男人们淫笑着问着诗萍“很…很爽…”“大声点!我们听不到啊!”男人说着便把肉棒抽离她的身体。


“不…不要拔出来啊!”诗萍痛苦的大叫。


“那你要我们怎么做?大声说清楚啊!”“鸡巴…我要鸡巴…快给我。”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会从我女友口中吐出,而男人似乎并不满意这答案。


“说清楚点!要什么!”“我要。


我要哥哥的大鸡巴!插入诗萍的小穴穴里!然后…射。


射精在里面!”男人们闻言大笑,于是又把肉棒插入我女友的阴道,只见她忘情的大叫,而旁边的男人也用她细嫩的身体打手枪,并且喷了他一身的精液。


下一个画面,镜头转到诗菁身上,只见她挺着一个大肚子躺在地上,也是被插的不断叫春,而其他男人正抓着她的大奶子吸吮,大概是因为怀孕的关系,还不断流出大量的母乳,其他人也津津有味的吸着。


“啊…啊…”诗菁几乎是被插到恍惚的状态了,男人们把诗菁抱起,让她坐在身上,从下面继续插她。


“好…好舒服。


还要…还要…再用力点…”后面的男人拨开她的屁眼,沾了点诗菁的淫水当作润滑,便狠狠的插入,诗菁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但是很快就被快感盖过,又开始大声的呻吟。


在两个人的夹攻下,诗菁的一双大奶剧烈摇晃,还不断喷出乳汁,而圆滚滚的大肚子也沾满了分泌物,不知道是精液还是淫水。


“干!这婊子的屁眼还真她妈的紧!”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从后面抓住她那两粒巨乳,并且不断夹弄乳头,而另一个男人则从前面用嘴接着。


“精液。


我要精液…快。


快射在我里面啊!”旁边打手枪的男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把肉棒凑到她嘴边,而她就像在沙漠遇难的人看到水一样,立刻把嘴巴肉过去吸吮,不一会又浓又稠的精液便射在她口中。


“啊…好好吃。


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诗菁一脸淫荡的舔着男人的肉棒,并且努力的吸吮,似乎是想把所有精液吸出来。


“慢慢吃。


别急,精液多的是呢!”这时阿宏以老汉推车的姿势将诗萍双腿抬起,从背后一边干一边走,诗萍以手代脚走到镜头前,再走到诗菁那边,才走了一趟诗萍已累的趴在地上不断呻吟,阴道还不断流出白白的精液。


再来就有男人把诗萍抱到沙发上,那男人将她双腿高高举起打开,用那根肉棒一下下狠狠的插入,每次插入都将阴唇挤入阴道,拔出时再将阴唇翻出,洞口的淫水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小穴中还不断流出新的淫水。


“小淫娃,葛格操的你爽不爽啊?”男人淫笑着问着诗萍。


“很…爽……”“想看看肉棒在你淫穴抽插的样子吗?”“好……”这时诗萍的意识很明显的已经陷入神智不清的状态他们便从后面将诗萍抱起,像在帮小孩子嘘尿的姿势一边干一边捏着她的胸部。


而摄影机也正对着阴部,诗萍的柔嫩的小穴又红又肿,但是还在不断流出淫水,而另一个男人也搓揉她的阴核,一边翻开她的阴唇。


忽然间镜头出现了一个大汉,看来似乎比其他男人还要壮硕不少。


“干!怎么那么慢啊!等你很久了耶!”“歹势啦…店里有不少事情要处理。”


男人不好意思的笑着,一边把手里的铁链拉住。


“干!小黄!再乱跑老子就把你抓去煮成香肉!”我的视线注意到了那只狗,似乎是狼犬的样子,非常的大只而且眼神凶狠。


这时脑中竟然浮现了一种怪异的想法,肉棒更不自觉的再度硬了起来。


干诗萍的男人把诗萍抱在怀里,并打诗萍的双腿抬起,让她腾空挂在他身上,双手扶着她柔嫩的屁股,噗嗤一声将鸡巴整根没入,粗大的鸡巴将小嫩穴撑的一点空隙也没有,干的诗萍死去活来,高潮迭起,嘴中只会无意识的浪叫。


“怎样?要不要也来凑一脚?”“好是好…但是这畜生好像在发情。


牵都牵不住。


先找个地方绑起来吧。”


“发情?那不是正好吗?!这里刚好有两只发情的母狗给它干啊!顺便配种。”


小黑笑着说,众人也是闻言大笑。


而我却因为刚刚的想法成真了,变得更加兴奋,肉棒更是硬的发痛。


“喂!去把狗牵过来!”“不…不要啊!我不要跟狗……不要!”诗萍害怕的大叫着。


“别急别急,先看看你姊姊跟狗交配的样子吧!说不定等等你忍不住了,会跟你姐抢狗鸡巴来吸呢!”这时男人拔出了插在诗菁体内的肉棒,上面还沾满了大量的液体,流了一地都是。


而诗菁也被抱到狗身旁。


“快插我啊……快点……不要拔出来。


我要鸡巴。”


诗菁发出哀鸣。


“狗鸡巴要不要?不要拉倒!”“狗…狗鸡巴…也喜欢…我要…”说着诗菁便开始舔弄起狗的阳具,而狗也以69的姿势舔弄着诗菁的下体,让她不断发出呻吟。


接着诗菁便引导着狗的肉棒放入她的阴道,接着便趴在地上任凭狗的奸淫。


大狗不断摇摆着下身,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她的小穴。


而周围的男子便笑着欣赏这一副淫荡的场面。


而大狗这时也射出精液,当狗的肉棒抽离诗菁的身体时,小穴流出大量的精液,分不出是人还是狗的,诗菁只能挺着大肚子趴在地上喘息。


“接下来轮到我啦!”刚刚的大汉马上脱下裤子,把软弱无力的诗萍拉到身边,我看了真的是自卑的要死,那根肉棒几乎快要20公分,又粗又黑,但是一想到诗萍会被这么大的家伙奸淫,想到就十分兴奋。


粗大的肉棒立刻插入诗萍的小穴,因为连番的奸淫而且淫水又多,鸡蛋般大小的龟头竟然豪不费力的就插了进去。


随着男人的狂抽猛送,诗萍的小穴好像要被撑裂了一般,却又因为春药的关系而忘情的大叫,陷入了无边的欲望当中。


“要什么自己说出来,让大家好好的疼爱你们这两个小淫娃。”


“啊…好爽。


真的好爽啊…快点射精给我…我要主人的精液。”


“真是听话的奴隶,这么想要精液啊。”


另一边也是差不多的状况,一群男人围着诗菁,把能搞的洞都用上了。


一只一只的肉棒不断干着两姊妹。


“啊…啊…要死了…升天了…好会干…啊…爽…爽死…哥哥…鸡巴厉害…啊…爱爱…爱死大鸡巴…要泄…受不了…妹妹喜欢…啊啊啊…想干一…一辈子…”“啊啊…不行了…干死妹妹…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亲哥哥…还要……快把精液……射到…妹妹的…小…嫩穴里……再来…再来啊……”像是在比赛一样般,姊妹俩发狂似的浪叫,完全忘了正在被轮奸。


男人们一阵狂插,就把大量的精液射到她们身上跟体内,满身的精液就好像洗了个澡一样,姊妹俩的嫩穴又红又肿,还不断流出精液,诗萍的更是夸张,因为被如此大的肉棒插过,嫩穴还开开的,像似再诱惑男人的进入一般。


而后来甚至还被两只肉棒同时插入。


到此影片便没了,而我的肉棒依然坚挺,欲望抹杀了仅存的理智,我再次拨放这个影片并且兴奋的看着,甚至还希望有更多可以欣赏,内心深处也期待着接下来的情景。


隔了几天,我接到诗萍的电话,说她有事情暂时不能回来了,但是我却听到了一些水声以及她刻意忍住的喘息声,但我也不说穿,含糊的应了几声便挂了电话,接着便上网寻找影片。


不知不觉,诗萍已在她姊姊家住两个多月。


期间我在网路中也再找不到她们两姊妹的片子,她们也像消失了一般,渐渐我也开始担心她们的安全。


我应该报警吗?但是报警的话我女朋友的名誉就没了…而且我内心暗暗希望有更多可以欣赏,内心深处也期待着接下来有更刺激的蹂躏。


最后,欲望抹杀了仅存的理智,我没有报警,也没有打回她家里,只打开了电脑,继续在网路上找寻任何她们两姊妹的片子。


终于在两日后,我在网路上找到一段名叫“美少女姊妹强制怀孕”的影片。


我看着标题,难道…我怀着既不安又兴奋的心情按下了拨放键。


这次的场景似乎都是在诗菁所住的公寓,只看到近十个男人正在轮奸诗菁,哪诗萍呢?仔细一看诗菁圆鼓鼓的肚子,比之前见到的更大更圆,他们根本就不让她堕胎。


男人们一上一下夹住她,一个插入她阴道,一个插入她肛门抓着她的腰不停的抽送…她声音颤抖地呻吟着,不停的留着眼泪,拚命的摇头,用着呜咽的声音求饶。


头发凌乱的披在脸上,一对乳房随着后面男人的冲撞不停左右摇晃,双腿不停的颤抖,身体不断抽蓄。


这样痛苦的样子,不过没有像之前那样神智不清,那些人大概这次没有给她用药吧。


其中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说:“不用药是不是更好玩?看她多痛苦”“要不要又给我们插到尿尿?”前面的男人一边抽插一边问着。


“不…要…求求你,别再……我会死的……!”诗菁摇头,男人不理会诗菁的要求,前后两人反而加快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诗菁的尖叫声响遍整个房间,阴道剧烈收缩,身体疯狂抽蓄,金色的尿液从尿道喷出来,看来是受不了刺激而失禁了。


“哇!第五次了!你的书都是白读的!”男人们对着诗菁嘲笑着。


“天生性奴就是天生性奴!”诗菁听了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低声啜泣,忍受着同时来自阴道和肛门的痛楚和男人们的屈辱。


镜头转到另一边,诗萍被绑在一张椅子上面,头发、脸蛋、口腔、乳房、腰肢和双腿间满是男人的精液。


她的双手被反绑在椅背上面,而她的双腿则是被绑在把手上面,也因为这样,所以她的双乳以及小穴都以极为明显的姿势裸露在男人们的面前。


当我瞄到诗萍的阴户后,顿时感到晴天霹雳,头脑一片空白。


我那可爱的诗萍,竟然变得光秃雪白的!阴道和肛门周围被淫水弄的油腻腻的,前后插着一支十吋长的遥控型按摩棒。


男人对诗萍说:“来,对着镜头。”


“求求你,放了我们吧!”诗萍泪流满面的乞求。


“说!你下面的毛怎么了?”“不……不要……放开我……”诗萍拚命的抵抗。


“说啊!到底怎么一回事?你不说的话,我就你像你姊姊一样尿尿!你要不要等下也像她那样啊?”“不……要……”诗萍惊羞失措的叫出来。


“就快点说吧!想想看是说的比较好?还是强制尿尿比较过瘾?”“嗯!”诗萍泫然的别过脸,一个字一个字颤抖的吐露出来:“我那里的……毛……被刮掉了……”“还有呢?还没说完吧!以后还可以再长出来吗?”“涂了药……以后……再也长不出来了。”


诗萍强忍着羞耻把自己难堪的事说完。


我感到胸口血气翻腾,一颗心噗通噗通的狂跳,差点就坐不稳。


那个连胸部都不肯让我摸的清纯小女生,耻毛都被剃光了…下体光秃秃的像未发育的小女孩…但是却又前后插着淫女才会用的遥控型按摩棒…尤其想到这个地方再也不会长毛,更是令人血脉贲张!不知何时开始我的自慰也加快了速度。


“还有,你你的肚子怎么了?”我立即醒觉,马上将视线从像未发育的小女孩的阴户移到诗萍那光溜溜的肚子上。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的肚子已经隆起来,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任何人都看得出她因奸成孕了。


“说!肚子为何隆起来!”“不要……求求你……”诗萍哀伤欲绝的乞望着被兽性控制的男人。


“那没有法子了。”


男人干笑几声,将插在阴道的遥控器的开关打开至“低”。


虽然诗萍早有心理准备,但当按摩棒开始在子宫内高速振动时,原本还在挣扎的娇小肉体顿时快感的弓挺起来,胴体猛然往后仰成性感的弧度,一对乳房上下颤抖,长发也动人的甩开,脚心和脚趾都弓了起来,张开嘴不住翻动眼白。


“啊……啊……不要这样……”诗萍无意识的呻吟着,脚心已开始抽筋,指甲用力的掐住自己脚踝肌肤。


“还不说吗?”男人将阴道按摩棒的震动幅度调到中,同时猛然抓住那两粒跳动的肉球。


“哇……不要!”两柱白色的奶汁从他的指缝间洒出去!诗萍激烈的甩乱头发哀号。


“我说!我说!”诗萍痛苦的回答。


“我和姊姊被人轮奸了……现在我和姊姊都怀了孕……是谁的骨肉都不知道……”“是有人强迫你们怀孕吗?”“不…是…,是我们要求射在我们的……子宫……里面……我愿意……帮你们生……孩子……!”“好!”男人说完用同时将阴道和肛门的按摩棒的震动幅度调到最大。


“真的不行了……我腿抽筋了……啊……泄……出来……了……”诗萍甩乱长发哀叫出来,胴体性感的弓成一个弧度,两条修长的腿也顾不得一切的弯扭,从脚心到小腿都剧烈抽筋,手都握成了拳头、脚趾也弯屈起来,阴道、子宫,肛门同时痉挛,令诗萍把嘴唇咬出血来。


“让这对大肚美少女姊妹看看对方怎样失禁吧!”男人们走过去将诗菁带到诗萍旁边,再将诗菁诗萍用69方式手对脚脚对手,满是精液的俏睑对着对方的阴户的绑在一起,两姊妹隆起来的肚子,也紧紧的挤在一起。


“不要……放过我们吧!”男人倒数:“一、二、三”将在阴道和肛门插着遥控型按摩棒并同时将震动幅度调到最大。


“啊……哇……”两人同时大叫。


不数秒二人同时腰部一挺,尿水由小穴激射而出,射到对方的俏睑上。


“兄弟们,上吧!”一个之前一直在旁围观的男人们走过去抓着两姊妹大干起来。


这对大肚美少女姊妹手对脚脚对手的绑在一起,眼看着对方又红又肿,还不断流出精液的嫩穴和肛门,被男人们狂插,自己也被野兽蹂躏着。


两姊妹透过紧紧的挤在一起的怀孕肚子,感受到对方也像自己一样在痛苦的痉挛着,到此影片便没了,而我的肉棒依然坚挺,欲望抹杀了仅存的理智,再次拨放…几天后,为了发泄我便上街租点A片回来使用,却看到了一整个系列的封面全都是她们两姊妹,我发出会心的微笑,看到了最新的片子,只是被租光了……片子的标题:“孕妇姊妹之人兽同欢”。


又过了几天,我独自在家。


看?诗萍与我一起的照片,想?想?。


我应该怎么办?女友已经怀孕了。


分手?还是装做不知道?想?诗萍已经怀孕,一同怀孕了的姊姊一起天天被不同的男人轮奸,那些男人更是从不认识的。


他们把她的肚子弄大了,最后会怎样对待她俩?想?想?竟然禁不住的性欲高涨,竟由担心她们,变成想看这对大肚美少女姊妹怎样被人玩弄。


我马上打开了电脑,继续在网路上找寻任何她们两姊妹的片子。


马上我在网路上找到一段名叫“怀孕美少女姊妹身体改造”的影片。


我兴奋的按下了拨放键。


两名娇小的裸女手被反绑在身后,无助的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眼睫毛不住颤动,长发凌乱不堪,带汗的黏湿在额上背上。


显然刚才被轮番奸淫过。


男人的声音向起,道:“想不到这对姊妹如此够劲,大了肚子也都这么能干。


她们的男朋友也要好好多谢我们呢!”“先是轮奸,然后是姊妹怀孕,就连狗也干过她俩,我看她俩怎么见人。”


男人兴奋的手舞足蹈。


“生出来的女儿以后长大如果像妈妈一样漂亮,就要像妈妈一样,脱光光在床上让叔叔疼呢?”男人胡言乱语起来。


一直苦苦支撑的诗菁诗萍,听到不由得悲从中来,心防终于崩溃,依在一起饮泣起来。


“但是她们奶子这幺小,生出来的女儿以后怎有奶吃呢?”“那为她们的下一代?想,待会将给她们注射一些好东西。


我最讨厌胸小的女人,当姊姊的才82公分B杯,妹妹更只有75公分A杯。


怎样也说不上是女人!”“身体改造”……难道他们要帮诗萍她们隆乳?这班男人,暴虐得接近残酷……我却不由得自慰起来。


“……不要!…别…别过来呀!…”诗菁诗萍听到不禁惊惶的颤声叫着,不禁把胸脯向着对方。


男人们一拥而上把诗菁诗萍翻了正,诗菁诗萍根本没法挣扎,这群色狼哪肯放过她们!她们疯狂挣扎,但双手被绑在背后,如何挣扎都不过是白费力气!男人走到诗菁诗萍身前,轻易翻转赤裸的娇躯,纠正体位,猎取最好的姿式,找寻嫣红椒乳所在,缓缓将针筒注入。


细长的针筒注入敏感的乳头后,“……不要……啊!…!”酥胸所传来的刺痛仿佛牵动了所有神经,使她们异常疼痛。


她们痛苦的挣扎,奈何玉手反绑,只能忍受液体缓慢而有力在玉乳中奔腾的煎熬。


80……85……90……娇小的胸部在药物下益发丰满。


湿滑的娇躯在全身都受到刺激下剧烈地扭动迸腾,黏湿的长发四散飞扬。


之后,在右边乳房当然也进行同一动作。


两边一直注入,直至够大和平衡为止。


“够了没有?”“现在多大了?”“姊姊97公分,F杯的程度,妹妹小一点,90公分E杯!”原本她们的胸围是只得70、80公分而已。


小巧而发育中的乳房一瞬变成巨乳。


姊姊俩容貌是清纯的美少女,诗萍外貌更活脱是像小女孩般的BabyFace。


现在幼儿容颜下……配上自己小巧的手掌也无法完全覆盖的丰满巨乳。


……柳枝般的幼腰部苦苦的支撑?圆鼓鼓、光滑滑的肚子……下体光秃秃的像未发育的小女孩……清纯无垢、美丽的容貌,却拥有被刻意改造的淫靡和惹火的肉体……想到此,心中的爽快与期待,不受控地上升着。


“除了隆乳,它的一项优点能改变女性体内的荷尔蒙,影响脑前叶线,全身的性感带会完全苏醒,性兴奋会跳级上升。


现在她们的性兴奋会比正常女性高一倍。


唯一的缺点是初期乳房会异常痛楚。”


性兴奋会比正常女性高一倍?那不是只插几下便会高潮?药液在体内流动,发挥着预期的作用。


诗菁诗萍朱唇紧闭,贝齿咬着唇,似是忍受巨大的剧痛。


“太、太过分了。


……不行了……呜呜……”二人的眼中溢出了泪珠。


与此同时,痛苦的诗菁诗萍发现自己身体的敏感不断增加。


“唔唔……呀呀……唔唔……”短短的数十秒间,诗菁诗萍由痛楚的呻吟变成了快感的喘息声。


哀叫娇吟中的两姊妹,已无法压制席卷全身的快感。


乳头开始硬起来,奶汁要从乳头射出来。


男人见两姊妹的乳头硬起来便一边淫笑一边说:“很舒服吗?哈哈……这么快便硬了,干吗,想要男人吗?”二十多只手在两姊妹身上摸来摸去,又搓又捏,就是不肯插她们。


“嘻嘻嘻…真是美啊…哈哈”“对啊…奶子更大…摸起来更爽耶…嘻嘻”“好了…好了…一定会让这二个妞疯掉的…嘿嘿……”两姊妹身上一阵火热,下身及乳房传来麻痒的感觉,仿佛体内有虫子在爬,光秃秃的阴户里面不自觉的流出淫水来。


若不是双手被人绑住,早就想伸手进去捉痒起来。


“啊…好痒啊…快放开我…啊…好痒啊…受不了…”诗菁开始求饶了。


“啊…快来嘛…我…玩我…拜托…”诗萍也开始发出娇憨来。


“好啊…但是你们俩个先玩一遍…哈哈…”男人笑嘻嘻的回答着。


解开了她们的手。


诗菁诗萍听到,俩个人相视了一下,害羞得马上低下头去。


但是体内的麻痒感愈来愈强烈,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了,经过几番矜持后,二个人有默契般的同时用自己的巨乳,去轻轻磨擦对方的胸脯。


“嘻嘻…好耶…开始了…快把她们拍下来…尤其是脸部的表情…”“姊妹……还说是姊妹……哈哈”诗菁诗萍的一对巨大乳房,开始激烈的挤压在一起,乳头碰着乳头,用力磨擦着,奶汁从乳头流出来。


二个人害羞的闭着双眼,只希望经由身体的磨擦,能让体内的麻痒感得到释放。


“嗯…啊…妹妹”这舒服的滋味,让诗菁呻吟起来。


“哦…哦…姊姊”诗萍也低声轻吟着。


俩个人暂时的抛弃羞愧心,用力的磨擦着对方的巨大乳房,姊姊主动的将腿伸进妹妹的双腿中间,磨擦着两只光秃秃的阴户。


“啊…好舒服啊…”诗菁诗萍同时轻吟着。


诗菁把舌头吐进诗萍的口中,诗萍不但没拒绝,反而用力吸啜起对方的津液来,二个人几乎全身都黏在一块儿,嘴对着嘴,巨乳压着巨乳,摇动柳枝般的幼腰,激烈的磨擦彼此圆鼓鼓、光滑滑的肚子、磨擦着光秃秃的阴户,努力取悦自己的身体,两个怀孕的娇躯,就这样互相纠缠在一起。


“啊…啊啊…”诗菁在彼此的抚慰中,痛快的呻淫着。


“嗯…哦哦…来了…”诗萍忘情的摆动大肚子长吟。


二人无毛的下体被淫水完全的浸湿了。


突然二人同时发出兴奋的淫叫,“……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淫汁尿水由二人磨擦着的阴户中间爆射而出,湿滑的娇躯在全身都受到刺激下剧烈地扭动迸腾,双眼反白,四肢不断痉挛,但二人竟还不停的磨擦着阴户!!二人根本无暇思考,快感立刻又再度侵袭全身,而且一波比一波的更强,心里的羞愧似乎阻止不了生理的刺激,清纯如小女孩的诗菁诗萍,带着极度浓郁的羞耻感,在那样多人众目睽睽之下,居然又再次到达高潮!淫汁尿水不停的由二人磨擦着的阴户中间爆射而出,足足射了一分钟才完。


“美少女姊妹强制隆乳、怀孕大搞同性恋失禁……受不了啦……”男人们则一拥而上把诗菁诗萍翻了正,把火辣辣的阴茎毫不客气地向任何一个可以插的洞直贯下去……到此影片便没了,想到男人说的“美少女姊妹强制隆乳、怀孕大搞同性恋失禁”我的肉棒挺了一挺,精液激射而出……


影片评论

首页

长视频

短视频

图片

写真

小说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