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笑话

心爱女孩完美无瑕的第一次

9.7

心爱女孩完美无瑕的第一次





在这怡人的月色里,堂妹梦柔恋恋不舍的偎在我的身畔,我的手轻轻的揽住她的纤腰,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带着甜甜的笑靥。


我眼底那抹灼热缠绵的深情凝注在她身上,“梦柔。”


“嗯?”她望着我的黑眸,因我那柔情款款的眼神揉碎了她,让她心弦一悸,娇羞的两颊飞上赧红。


我抚上她的手,摊开,在她滑腻的掌心里落下一个又一个的圆圈,“传说中,只要这辈子在对方手心画圆,下辈子就还能再在一起。”


“我也要。”


她抬起我的手,我故意握紧,让她掰不开,看她气鼓的腮帮子,瞧她生气的美丽模样,轻轻一笑,把手放开,“让你画。”


“哼!我不要画了。”


她抡起粉拳捶打我。


我的肉虽然比你结实比你硬,但我也是肉做的,会痛。


““真的吗?”我皱皱眉,“当然是真的。”


“好嘛!对不起,谁叫你故意欺负我……”“我是跟你玩的。


你这么凶,以后谁敢娶你?”我调侃她。


“我才不嫁!”她羞红脸。


“嫁啦,我想娶你。”


我把她带入怀中拥着。


“我好高兴你永远都是我的,我不会失去你。”


属于我的阳刚气味尽在她的鼻间缭绕,她抬起头,“我也好高兴。”


舒舒拥她入怀,心神俱迷。


她把玩着我的大掌,学我的方式在我的掌心画圆。


“希望我们下辈子还能这么相爱。”


舒舒的视线专注在她微启像在邀请我品尝的柔软香办上,心猿意马,心醉神迷。


“会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她伸出手抚上我的脸颊,“我们……真的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吗?”不安与迷惑仍在她心上盘旋不去,我以火热滚烫的吻技来宣示我要她的决心。


全身的温度直线上涨……她的内心藏着一触即发的热情,平时不为人知,此时被我全数点燃,她全身酥软,向我偎去,被一股甜蜜而奇异的感觉迅速包住。


忍不住,她深深沉醉在我紧锣密鼓般的热吻里,她的感官里只有我的气息、我的力道、我的存在。


“嗯……”本能的,她微微颤抖。


我的呼吸混浊而急促,喷向她的唇齿之间。


她星眸半闭,双腮艳红,双手搁在我的胸膛上,抚摸我平坦灼热的胸肌,那有力的心跳震动甚至让她的掌心发麻。


“哥……你好热、好硬……”她顽皮的敲了敲我的胸部。



我哑着嗓音说道:“你真的很调皮。”


她吐吐舌,妩媚的笑了,“嘻。


我喜欢你的吻,你让我好喜欢好喜欢你。”


“以后你会有更喜欢的。”


“是什么?”“你还小,不宜知道。”


我微笑。


她咕哝一声,“我以为哥不一样呢,原来男人都想性事。”


我低沈的嗓音传进她的耳里,“食色性也,这有什么不对?以后你会知道这种感觉的,好得不可言喻。”


“哥,你做过?”她眼眸凝聚,神色凝重。


“还没。”


我真诚柔情的神情让她心动。


她盖住我的手背,“如果你想做,我要当不二人选。”


“你会吃醋?会有占有欲?”“嗯。”


她慎重的点点头,“我不跟任何人分享男人。”


“你是夺走我初吻的女人。”


我定定的凝注着她。


她盯着我的唇形,一时胸口酸麻起来,她觉得口干舌燥,全身血液都往脑门冲。


她舔舔唇,鼓足勇气,在我唇边犹如蝴蝶采花般轻轻一吻。


我呆若木鸡,她羞红腼腆。


“晚安,哥。”


她匆匆欲走。


我哪肯轻易放过她,扣住她的手臂,把她拉回怀里,“你让我更渴望你,不想放开你了。”


“你要再来一次吗?”她盯着我好看的唇形,燥热的用手扬扬烫热的腮颊。


我低沈的嗓音像醇酒般醉人,“你的唇好甜,让我意犹未尽。”


一朵潮红窜上她白哲的双颊,她羞赧地笑了。


“再吻我久一点好不好?我知道有一种吻叫做舌吻,我想尝试。”


她的挑逗与建议,让我一时错愕。


我轻笑,“你变坏了。”


“是你让我想学坏的。”


她仰头朝我一笑。


我温热的气息扑向她燥热的脸蛋,狠狠的吻上她的红唇,我探出舌尖寻找她的粉舌,当两人舌尖一触,仿如通电般,两人的身子都深深一震,情欲的火焰就像被点燃了引信般一发不可收拾。


我滚烫的唇舌摩挲着她的樱唇,热情源源不绝的透过她的粉舌传进她的每一寸肌肤里,她浑身火热,被动而迷惘的神情迷漾的瞅视着我,让我爱又怜,也更疼惜她的纯真,我紧紧的拥抱着她,把头埋向她的颈窝,久久不动。


“哥……”“这是属于你的气味,很清新的感觉,我很眷恋。”


我伸舌轻轻滑过她的颈边。


她微微一缩,“哥,我会怕痒。”


“换另一边,好吗?”她配合我的动作,让我的唇舌绕过她的喉咙吻向另一边的颈部。


她深刻感受到被我珍视的幸福,心跳狂乱,胸前一阵胀痛。


我眼眸凝视着她,带着难解的芒彩,令她心荡神驰。


“你想说什么?”她眨眨眼。


我摇头,一个俯身,将她的唇封住,舌尖长驱直入的闯进她的口腔里索求着千情万爱,细细品尝她的唇香,逗留在她的唇齿问流连忘返,火热的舌头缠着她的丁香舌狂热缠绵。


我的手在她身上游移,造访她青春苗条的窈窕曲线。


她沉醉在我的情网里,激情发酵中,娇躯微微轻颤,双手环上我的颈后,让自己丰满的前胸更贴紧我平坦的胸膛,感受我熨烫的体热。


我的喘息愈来愈急促,手掌下意识的拉开她的领口,由高而低的看到她胸前若隐若现的迷人乳沟,我饥渴的把唇覆在她的乳沟上方。


梦柔低吟一声,被欲火挑燃起澎湃的热情,不由自主的把我的头压得更低、更紧。


我的唇触及她滑若凝脂的双乳内沟,伸舌细舔,牙齿轻吮。


酥酥麻麻、痒痒颤颤……梦柔嫣红如醉的神情、迷离含羞的眼波,只觉自己是一堆白雪,不知不觉的融化在我强大猛烈的热焰中。


我用尽理智,用尽力气才好不容易的克制住自己,把她轻轻推开。


“梦柔,我们不能再下去了……”她没有说话,用一双无辜不解的纯真星瞳一瞬也不瞬的瞅视着我,“再下去我会停不住。”


我嗄哑着声音,下半身已经有了强烈的反应。


她会意,双腮红粉似霞,欲语还休。


“我先回房了。


晚安。”


舒舒绅士的一点头,主动离开她的房间。


她神思恍惚,脸蛋红得似火。


从来没有跟人这么亲密过,梦柔整夜翻来覆去,脑海里想的尽是我的吻、我的唇、我的舌尖、我的霸肆……她把双手放在胸前,忍不住抚揉起自己的双峰来。


不这样做,仿佛我唇舌的力道还残留在上头,让她绮思不断,难以成眠。


“嗯。


哥,今晚你想吃什么?我去煮。”


她把书包放回房间,走到客厅问。


“我想吃……你!”我搔她痒,故意闹她。


“哎呀……哈哈……”她也使出一指神功,两人在沙发上笑闹成一团。


我痴看她的笑,她凝注我的眸,忍不住羞怯的闭上眼。


我轻轻的在她唇上啄吻,她并没有反抗,我搂住她,加重力道,温柔而深情的吻落在她的嘴唇上,撬开她的香瓣,直捣口腔里的津液,或狂或急、或柔或缓,让她心绪紊乱,让我心头狂热。


她的胸口麻了起来,嘤咛一声,眩惑于这样的吻,也熟悉了我的气息,熟悉这样的吻,她大胆而热情的反吻我,主动探舌进我的嘴里,虽然略显笨拙,但勇气可嘉。


我心头的欲望加倍蔓延。


我眼神暗沈,喉头一滚,收紧手臂,重新掌回主控权,在她唇上、脸上留下许多细碎的吻,我的手也不甘寂寞的往下罩上她的椒乳。


她细细的倒抽一口气。


我停止动作,放在她胸前的大掌却未离开。


“不喜欢?”她身躯娇软无力的倒向我,摇头,喘出更深的气息。


我的手爱恋的在她的胸前揉抚着,扯开她的上衣,直接感受她的柔软热度。


她意识到我的侵犯,但她不想抵抗,她喜欢我对她做的事情,亲密,而且热情,让她觉得我是在乎她、是爱她的。


“嗯……”她低吟出声。


我的双手挑逗着她的双峰,看着她硬凸的乳尖,放肆地吻上一颗嫣红。


她喃吟一声,我更是难以抑止的舔弄着她的乳蕊。


她一声又一声的娇叫,我吮吻含咬统统来,她微颤的乳首已沾惹上银亮的唾液,我吸着她雪白滑腻的乳房,印出一个又一个小红痕,我的狂肆让她全身通红,绷紧的末梢神经让她手足无措。


欲拒还迎、欲语还休的梦柔让我的欲念高张,汹涌不绝的情欲冲击着我,我快要喘不过气;但我僵住了动作,眼神火热的瞻仰她美丽的模样。


她眨动迷潆的美眸,看我盯视自己的炙热黑眸,让她红晕满脸,娇羞的低呼,用双手捂住自己胸前的春光。


我咕哝一声,“这样子害羞的你好美,我已经看光了,也吻完了,你现在遮也来不及了。”


她又羞又恼:“你……你不正经。”


梦柔,你很美。


“我磁性的声音充满真诚。


她小脸白里透红,嗫嚅道:“你这样看我……我不习惯。”


想好好看你……“我的视线让她渐感燥热。


“我不会怎么样的,只要你不愿意,我就会停手。”


我温言诱哄。


望进我深情深邃的黑眸里,像有一股吸力要把她卷进去,她被蛊惑了,移不开视线。


我的眼神充满了爱,让她有种被我深爱,被我宠溺、被我怜惜、被我心疼的感觉,她的心里缓缓的涌出勇气。


我是她最爱的男人,她不必羞赧,不必不安。


她相信我,我不会伤害她的。


慢慢地,她放开了自己的手,让我饱览她胸前的美丽。


“你的胸形好美……”我托起她的双乳,放在掌心掂掂重量。


她轻轻一震。


我用大拇指摩擦着她的乳蕾,在顶端不断的揉弄着。


她细喘一声。


我以其我的指尖磨蹭着她粉红色的圆晕,绕圈、绕圈……她难耐的轻喘,肌肤表面漾起了一片小疙瘩。


“你好敏感……梦柔,别害怕。”


“我……”她无法说出完整的话,心里信赖我,但身体上的反应却不是她所能控制的,这种陌生的情潮、陌生的感触她从未体验过,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全都交给我,我会让你舒服的。”


我轻吟。


一抹潮红浮现在她白嫩滑腻的腮颊上,她唇角上扬,甜蜜的笑了。


我正对她做着男人跟女人间爱做的事……她环住我宽阔的肩,明白我是她一辈子的依靠,最想依赖的港湾。


“笑什么?”我爱恋的用手心揉捏着她爱笑的唇角。


她摇头。


我对她的呵护、对她的柔情,把她圈在身下的热情举动,都让她心跳加快,粉颊绯红。


怎么办?她还是觉得像在作梦!她会怕,怕乐极生悲,怕这么美好的心心相印境界会被外在的眼光, 压力所迫害。


察觉到她的隐隐颤抖,她眼里清楚呈现的惶惧,我用一个吻扫去她内心的忧凄。


吻……热情而凶猛,像要掏空她口里的甜津,像要榨干她肺部的氧气。


她没有时间胡思乱想,也无法钻牛角尖。


我的手在她身上布下柔情网,她无所遁形,她无处可逃。


我的热情证明爱她的真心,她朦胧,心甘情愿为我奉献。


当我的掌心触及她的腰间,她顿觉身子一软,陌生的电流直袭她的四肢百骸,她感到一阵酥麻,感到一阵晕眩。


她迷惘、无措,面对这样突来的情欲,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对。


她扭着娇躯,想找一个更好的姿势,但我的手来回不定的游移,她想逃,又不是真的想逃,进退两难,犹疑不决。


我的手已经触及她的小腹,灵活的手指在她的肚脐眼上画圈,我甚至调皮的对着她的肚脐吹气。


麻麻痒痒,让她缩了缩身子。


我童心大起,双手伸出食指在她腋下、腰间使力,她僵了身子,又缩又叫,两人笑成一团。


我的手突然造访她最隐密的两腿之间。


她倒抽一口气,全身不敢动弹。


“你……”虽然隔着裤子,她还是会有感觉。


“这里……”我的手指态意的画圆,来回滑动。


她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全身燠热。


我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脸上,仔细观察她的脸部表情,生怕吓坏了她。


“哈嗯……咦?那里……啊——”我找到凹点,轻轻一刺,她敏感得叫了出声。


“不要这样碰……好奇怪……”她又羞又急的叫道,说出来的声音偏偏像猫在呜咽,带点妩媚,带点撒娇,一点也没有喝阻作用。


我微扬上唇,俯身吻她的唇,“放轻松一点。”


“我……我没办法……你的手在那里……”她娇娇柔柔的轻吟。


她并不讨厌我的碰触,只是不懂,为什么我要这么碰她?“不舒服吗?”我沉稳的声音温柔的问道。


她觉得很羞人,很可耻……哎呀,被我碰过的地方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她实在说不出口。


我尝试加快手指来回的动作,她轻呼,“啊……”随着我灵巧的手指动作,她呼吸一窒,竟觉无法喘息。


怎么办?她所有的感觉全都集中到我碰触的地方了。


她有强烈的感受,只要我轻轻一碰……我大口喘气,眼眸氤氲着难解的讯息。


她迷惑,娇喘连连。


“哥……”她的下腹像有把火在燃烧,已经被我弄得潮湿了。


“你把我弄湿了……”我眼里闪动光采,“有吗?”“你……你可以摸摸看内裤,真的湿了。”


我解开她的裤头,看着她粉白的内裤,“我要伸进去啰。”


“嗯。”


她点头。


“有对不对?”她问道。


我真的触及底裤微濡的感觉,眼神一暗,“真的有,你没骗我。”


“我不会骗你的。”


我的手指隔着底裤更进一步的抚摸她,“你这里很软。”


“呀——”她娇呼,羞色难掩。


我辗转用手指挑弄她,“喜欢吗?”她闭着唇,不敢开口,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说喜欢,显得太随便;说不喜欢,又显得矫情。


“感受我就好。”


我压上她的娇躯,唇吻上她的,两手抚揉着她的双峰,苦苦压抑的激情让我的身子渗出汗水,我全身像滚烫的鼎,下腹间的男性已经挺立等待出击。


“有硬硬的东西……是什么?”“这个?”我用下腹往上撞了撞她。


她点头,会意,“是你的?”脸红成一片。


“嗯。


你让我有反应了。”


我继续撞了几下。


她全身虚软,“什么时候开始的?”“从吻你开始就一直在悄悄的长大。”


她把小脸紧贴我沁出薄汗的胸膛,聆听我有力的心跳,感受我微促的起伏。


“你好强壮,我们不一样。”


“梦柔,我会保护你的。”


我从她身上起来,把虚弱的她拉起,帮她整理好凌乱的衣服。


虽然勃发的欲根让我难受,憋着实在不舒服,但她才第一次体验到这种感觉,我不想一次做完吓到她。


她嫣红的脸蛋像鲜艳的玫瑰,娇美可人。


“我知道。”


她羞赧的轻轻喃道。


“以后,我们会做更多……”“怎么样叫做做更多呢?”她眨眨眼,求知欲浓重。


“我会把你脱光光,把你全身上下都看光光,尤其是我刚才用手碰你的敏感地带,你感受到我的撞击力的那个部位,我要用日光灯清清楚楚的研究。”


“别啦……这样我会羞得无地自容的。”


“我想看,这是我的坚持。”


我微沉着音。


“我会很害羞耶……”她把头埋进我的肩窝。


“我们没有秘密的,不是吗?既然我们相爱,总有一天我要看完你的全部。”


她不好意思极了。


我轻拂她的背脊,不规律的画线绕圆。


她咬住唇,“一定要这样做吗?”“嗯。”


我微笑,眼神是正经八百的。


“可能不只哦!我还要像刚才那样,一边进入你,两手放在你胸前抚弄,嘴唇封住你的唇舌搅弄。”


光是想像,她就赧得全身红艳艳、羞答答了。


“没关系,有空时,我们可以慢慢研究,我会让你先慢慢适应我。”


我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吻。


她拥紧我,闭上了眼偎在我的怀里,羞怯不语。


晚餐时,梦柔简单的下了油面,放些青菜、打两颗蛋,两个人就吃着热腾腾的面条。


我们眼神相视,电波足以让人晕眩,两人唇角的笑甜得醉人。


“我吃不完,一些给你。”


她故意撒娇,把碗递过去,用筷子捞些面条给我,就是要让我碗里的食物沾染上自己的气味。


“真的吃不完?”我戏谑的眼神在笑。


“假的!”她坦诚不讳。


“我就是想要你吃嘛!”“好,我吃。”


我宠溺地摸摸她的发,“你想要把我撑胖吗?我这几天已经胖了一两公斤。”


“真的吗?”她沾沾自喜,“我宁愿你变成胖子也不要你变成瘦竹竿。”


“那么喜欢我变胖啊?”我扬扬眉毛。


“嗯,你变胖是因为被我的爱给养胖的,这样就没有人觊觎你了。”


“你啊……”我捏捏她的俏鼻头。


“换我。”


她也要捏,而且是重重一捏。


我的鼻头被她捏红,却一迳地笑。


“你被我宠坏了,欺到我头上来撒野了。”


“嘻……”她笑容可掬,“我喜欢被你宠坏的感觉。”


“这样子就没有人会来跟我抢你了,因为你变得野蛮而且粗暴。”


“我有吗?”“没有吗?我的鼻子还红通通的,这就是最好的见证。”


她吐吐舌。


“你害我变成野蛮女,如果我嫁不出去,你要负责一辈子哦。”


“反正你喜欢的对象也是我,我不负责好像也不行。”


我抓抓头,苦恼。


她不依的跺脚,涨红脸,别开头,“不负责就算了,我找别人。”


“你真的要找别人?那我也要找别人。”


我坚持。


她垂头不语,双肩耸动。


“你在偷笑吗?”她仍然不说话,肩膀却颤动得更厉害了。


我转过她的头,惊见她两眼汪汪,脸上泪水斑驳。


“梦柔……怎么动不动就哭了?”“你要找别人……我好伤心……我放不开你了……可是我也不要示弱,你去找别人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她嘤嘤啜泣,梨花带雨。


“我口是心非,我这辈子除了你不会找别人,除非你不要我了。”


她拭去泪水,眸光脆弱,心痛而颤悸。


“我好爱你……我不要离开你……离开你我会活不下去……呜……”“我不会离开你,梦柔,我爱你。”


我沙哑而热切的叫道。


“嗯……我知道,我感受得到你的爱,我也好爱你。”


她抬起泪光莹莹的翦水秋眸,望进我深情炽热的黑眸,情难自禁的将情意和盘托出。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忘掉刚才那些反话,别哭了。”


我心痛地拭去她颊上的珠泪,沙哑而怜疼的说道。


她扑进我的怀里,我阳刚的男性气息将她暖暖的包裹住。


我捧起她泪滑滑的小脸,覆上灼烈刚猛的唇瓣,以最热、最真的心情来吻她。


她滚烫的热泪揉碎在两人之间,我们都尝到她的泪水,但是两唇相吸,辗转吮咬,难舍难分。


当我松开她的唇舌时,我们都各自喘息。


月朦胧,夜朦胧,风微微,笑微微。


在这怡人的月色里,堂妹梦柔恋恋不舍的偎在我的身畔,我的手轻轻的揽住她的纤腰,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带着甜甜的笑靥。


我眼底那抹灼热缠绵的深情凝注在她身上,“梦柔。”


“嗯?”她望着我的黑眸,因我那柔情款款的眼神揉碎了她,让她心弦一悸,娇羞的两颊飞上赧红。


我抚上她的手,摊开,在她滑腻的掌心里落下一个又一个的圆圈,“传说中,只要这辈子在对方手心画圆,下辈子就还能再在一起。”


“我也要。”


她抬起我的手,我故意握紧,让她掰不开,看她气鼓的腮帮子,瞧她生气的美丽模样,轻轻一笑,把手放开,“让你画。”


“哼!我不要画了。”


她抡起粉拳捶打我。


我的肉虽然比你结实比你硬,但我也是肉做的,会痛。


““真的吗?”我皱皱眉,“当然是真的。”


“好嘛!对不起,谁叫你故意欺负我……”“我是跟你玩的。


你这么凶,以后谁敢娶你?”我调侃她。


“我才不嫁!”她羞红脸。


“嫁啦,我想娶你。”


我把她带入怀中拥着。


“我好高兴你永远都是我的,我不会失去你。”


属于我的阳刚气味尽在她的鼻间缭绕,她抬起头,“我也好高兴。”


舒舒拥她入怀,心神俱迷。


她把玩着我的大掌,学我的方式在我的掌心画圆。


“希望我们下辈子还能这么相爱。”


舒舒的视线专注在她微启像在邀请我品尝的柔软香办上,心猿意马,心醉神迷。


“会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她伸出手抚上我的脸颊,“我们……真的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吗?”不安与迷惑仍在她心上盘旋不去,我以火热滚烫的吻技来宣示我要她的决心。


全身的温度直线上涨……她的内心藏着一触即发的热情,平时不为人知,此时被我全数点燃,她全身酥软,向我偎去,被一股甜蜜而奇异的感觉迅速包住。


忍不住,她深深沉醉在我紧锣密鼓般的热吻里,她的感官里只有我的气息、我的力道、我的存在。


“嗯……”本能的,她微微颤抖。


我的呼吸混浊而急促,喷向她的唇齿之间。


她星眸半闭,双腮艳红,双手搁在我的胸膛上,抚摸我平坦灼热的胸肌,那有力的心跳震动甚至让她的掌心发麻。


“哥……你好热、好硬……”她顽皮的敲了敲我的胸部。


我哑着嗓音说道:“你真的很调皮。”


她吐吐舌,妩媚的笑了,“嘻。


我喜欢你的吻,你让我好喜欢好喜欢你。”


“以后你会有更喜欢的。”


“是什么?”“你还小,不宜知道。”


我微笑。


她咕哝一声,“我以为哥不一样呢,原来男人都想性事。”


我低沈的嗓音传进她的耳里,“食色性也,这有什么不对?以后你会知道这种感觉的,好得不可言喻。”


“哥,你做过?”她眼眸凝聚,神色凝重。


“还没。”


我真诚柔情的神情让她心动。


她盖住我的手背,“如果你想做,我要当不二人选。”


“你会吃醋?会有占有欲?”“嗯。”


她慎重的点点头,“我不跟任何人分享男人。”


“你是夺走我初吻的女人。”


我定定的凝注着她。


她盯着我的唇形,一时胸口酸麻起来,她觉得口干舌燥,全身血液都往脑门冲。


她舔舔唇,鼓足勇气,在我唇边犹如蝴蝶采花般轻轻一吻。


我呆若木鸡,她羞红腼腆。


“晚安,哥。”


她匆匆欲走。


我哪肯轻易放过她,扣住她的手臂,把她拉回怀里,“你让我更渴望你,不想放开你了。”


“你要再来一次吗?”她盯着我好看的唇形,燥热的用手扬扬烫热的腮颊。


我低沈的嗓音像醇酒般醉人,“你的唇好甜,让我意犹未尽。”


一朵潮红窜上她白哲的双颊,她羞赧地笑了。


“再吻我久一点好不好?我知道有一种吻叫做舌吻,我想尝试。”


她的挑逗与建议,让我一时错愕。


我轻笑,“你变坏了。”


“是你让我想学坏的。”


她仰头朝我一笑。


我温热的气息扑向她燥热的脸蛋,狠狠的吻上她的红唇,我探出舌尖寻找她的粉舌,当两人舌尖一触,仿如通电般,两人的身子都深深一震,情欲的火焰就像被点燃了引信般一发不可收拾。


我滚烫的唇舌摩挲着她的樱唇,热情源源不绝的透过她的粉舌传进她的每一寸肌肤里,她浑身火热,被动而迷惘的神情迷漾的瞅视着我,让我爱又怜,也更疼惜她的纯真,我紧紧的拥抱着她,把头埋向她的颈窝,久久不动。


“哥……”“这是属于你的气味,很清新的感觉,我很眷恋。”


我伸舌轻轻滑过她的颈边。


她微微一缩,“哥,我会怕痒。”


“换另一边,好吗?”她配合我的动作,让我的唇舌绕过她的喉咙吻向另一边的颈部。


她深刻感受到被我珍视的幸福,心跳狂乱,胸前一阵胀痛。


我眼眸凝视着她,带着难解的芒彩,令她心荡神驰。


“你想说什么?”她眨眨眼。


我摇头,一个俯身,将她的唇封住,舌尖长驱直入的闯进她的口腔里索求着千情万爱,细细品尝她的唇香,逗留在她的唇齿问流连忘返,火热的舌头缠着她的丁香舌狂热缠绵。


我的手在她身上游移,造访她青春苗条的窈窕曲线。


她沉醉在我的情网里,激情发酵中,娇躯微微轻颤,双手环上我的颈后,让自己丰满的前胸更贴紧我平坦的胸膛,感受我熨烫的体热。


我的喘息愈来愈急促,手掌下意识的拉开她的领口,由高而低的看到她胸前若隐若现的迷人乳沟,我饥渴的把唇覆在她的乳沟上方。


梦柔低吟一声,被欲火挑燃起澎湃的热情,不由自主的把我的头压得更低、更紧。


我的唇触及她滑若凝脂的双乳内沟,伸舌细舔,牙齿轻吮。


酥酥麻麻、痒痒颤颤……梦柔嫣红如醉的神情、迷离含羞的眼波,只觉自己是一堆白雪,不知不觉的融化在我强大猛烈的热焰中。


我用尽理智,用尽力气才好不容易的克制住自己,把她轻轻推开。


“梦柔,我们不能再下去了……”她没有说话,用一双无辜不解的纯真星瞳一瞬也不瞬的瞅视着我,“再下去我会停不住。”


我嗄哑着声音,下半身已经有了强烈的反应。


她会意,双腮红粉似霞,欲语还休。


“我先回房了。


晚安。”


舒舒绅士的一点头,主动离开她的房间。


她神思恍惚,脸蛋红得似火。


从来没有跟人这么亲密过,梦柔整夜翻来覆去,脑海里想的尽是我的吻、我的唇、我的舌尖、我的霸肆……她把双手放在胸前,忍不住抚揉起自己的双峰来。


不这样做,仿佛我唇舌的力道还残留在上头,让她绮思不断,难以成眠。


“嗯。


哥,今晚你想吃什么?我去煮。”


她把书包放回房间,走到客厅问。


“我想吃……你!”我搔她痒,故意闹她。


“哎呀……哈哈……”她也使出一指神功,两人在沙发上笑闹成一团。


我痴看她的笑,她凝注我的眸,忍不住羞怯的闭上眼。


我轻轻的在她唇上啄吻,她并没有反抗,我搂住她,加重力道,温柔而深情的吻落在她的嘴唇上,撬开她的香瓣,直捣口腔里的津液,或狂或急、或柔或缓,让她心绪紊乱,让我心头狂热。


她的胸口麻了起来,嘤咛一声,眩惑于这样的吻,也熟悉了我的气息,熟悉这样的吻,她大胆而热情的反吻我,主动探舌进我的嘴里,虽然略显笨拙,但勇气可嘉。


我心头的欲望加倍蔓延。


我眼神暗沈,喉头一滚,收紧手臂,重新掌回主控权,在她唇上、脸上留下许多细碎的吻,我的手也不甘寂寞的往下罩上她的椒乳。


她细细的倒抽一口气。


我停止动作,放在她胸前的大掌却未离开。


“不喜欢?”她身躯娇软无力的倒向我,摇头,喘出更深的气息。


我的手爱恋的在她的胸前揉抚着,扯开她的上衣,直接感受她的柔软热度。


她意识到我的侵犯,但她不想抵抗,她喜欢我对她做的事情,亲密,而且热情,让她觉得我是在乎她、是爱她的。


“嗯……”她低吟出声。


我的双手挑逗着她的双峰,看着她硬凸的乳尖,放肆地吻上一颗嫣红。


她喃吟一声,我更是难以抑止的舔弄着她的乳蕊。


她一声又一声的娇叫,我吮吻含咬统统来,她微颤的乳首已沾惹上银亮的唾液,我吸着她雪白滑腻的乳房,印出一个又一个小红痕,我的狂肆让她全身通红,绷紧的末梢神经让她手足无措。


欲拒还迎、欲语还休的梦柔让我的欲念高张,汹涌不绝的情欲冲击着我,我快要喘不过气;但我僵住了动作,眼神火热的瞻仰她美丽的模样。


她眨动迷潆的美眸,看我盯视自己的炙热黑眸,让她红晕满脸,娇羞的低呼,用双手捂住自己胸前的春光。


我咕哝一声,“这样子害羞的你好美,我已经看光了,也吻完了,你现在遮也来不及了。”


她又羞又恼:“你……你不正经。”


梦柔,你很美。


“我磁性的声音充满真诚。


她小脸白里透红,嗫嚅道:“你这样看我……我不习惯。”


想好好看你……“我的视线让她渐感燥热。


“我不会怎么样的,只要你不愿意,我就会停手。”


我温言诱哄。


望进我深情深邃的黑眸里,像有一股吸力要把她卷进去,她被蛊惑了,移不开视线。


我的眼神充满了爱,让她有种被我深爱,被我宠溺、被我怜惜、被我心疼的感觉,她的心里缓缓的涌出勇气。


我是她最爱的男人,她不必羞赧,不必不安。


她相信我,我不会伤害她的。


慢慢地,她放开了自己的手,让我饱览她胸前的美丽。


“你的胸形好美……”我托起她的双乳,放在掌心掂掂重量。


她轻轻一震。


我用大拇指摩擦着她的乳蕾,在顶端不断的揉弄着。


她细喘一声。


我以其我的指尖磨蹭着她粉红色的圆晕,绕圈、绕圈……她难耐的轻喘,肌肤表面漾起了一片小疙瘩。


“你好敏感……梦柔,别害怕。”


“我……”她无法说出完整的话,心里信赖我,但身体上的反应却不是她所能控制的,这种陌生的情潮、陌生的感触她从未体验过,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全都交给我,我会让你舒服的。”


我轻吟。


一抹潮红浮现在她白嫩滑腻的腮颊上,她唇角上扬,甜蜜的笑了。


我正对她做着男人跟女人间爱做的事……她环住我宽阔的肩,明白我是她一辈子的依靠,最想依赖的港湾。


“笑什么?”我爱恋的用手心揉捏着她爱笑的唇角。


她摇头。


我对她的呵护、对她的柔情,把她圈在身下的热情举动,都让她心跳加快,粉颊绯红。


怎么办?她还是觉得像在作梦!她会怕,怕乐极生悲,怕这么美好的心心相印境界会被外在的眼光, 压力所迫害。


察觉到她的隐隐颤抖,她眼里清楚呈现的惶惧,我用一个吻扫去她内心的忧凄。


吻……热情而凶猛,像要掏空她口里的甜津,像要榨干她肺部的氧气。


她没有时间胡思乱想,也无法钻牛角尖。


我的手在她身上布下柔情网,她无所遁形,她无处可逃。


我的热情证明爱她的真心,她朦胧,心甘情愿为我奉献。


当我的掌心触及她的腰间,她顿觉身子一软,陌生的电流直袭她的四肢百骸,她感到一阵酥麻,感到一阵晕眩。


她迷惘、无措,面对这样突来的情欲,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对。


她扭着娇躯,想找一个更好的姿势,但我的手来回不定的游移,她想逃,又不是真的想逃,进退两难,犹疑不决。


我的手已经触及她的小腹,灵活的手指在她的肚脐眼上画圈,我甚至调皮的对着她的肚脐吹气。


麻麻痒痒,让她缩了缩身子。


我童心大起,双手伸出食指在她腋下、腰间使力,她僵了身子,又缩又叫,两人笑成一团。


我的手突然造访她最隐密的两腿之间。


她倒抽一口气,全身不敢动弹。


“你……”虽然隔着裤子,她还是会有感觉。


“这里……”我的手指态意的画圆,来回滑动。


她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全身燠热。


我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脸上,仔细观察她的脸部表情,生怕吓坏了她。


“哈嗯……咦?那里……啊——”我找到凹点,轻轻一刺,她敏感得叫了出声。


“不要这样碰……好奇怪……”她又羞又急的叫道,说出来的声音偏偏像猫在呜咽,带点妩媚,带点撒娇,一点也没有喝阻作用。


我微扬上唇,俯身吻她的唇,“放轻松一点。”


“我……我没办法……你的手在那里……”她娇娇柔柔的轻吟。


她并不讨厌我的碰触,只是不懂,为什么我要这么碰她?“不舒服吗?”我沉稳的声音温柔的问道。


她觉得很羞人,很可耻……哎呀,被我碰过的地方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她实在说不出口。


我尝试加快手指来回的动作,她轻呼,“啊……”随着我灵巧的手指动作,她呼吸一窒,竟觉无法喘息。


怎么办?她所有的感觉全都集中到我碰触的地方了。


她有强烈的感受,只要我轻轻一碰……我大口喘气,眼眸氤氲着难解的讯息。


她迷惑,娇喘连连。


“哥……”她的下腹像有把火在燃烧,已经被我弄得潮湿了。


“你把我弄湿了……”我眼里闪动光采,“有吗?”“你……你可以摸摸看内裤,真的湿了。”


我解开她的裤头,看着她粉白的内裤,“我要伸进去啰。”


“嗯。”


她点头。


“有对不对?”她问道。


我真的触及底裤微濡的感觉,眼神一暗,“真的有,你没骗我。”


“我不会骗你的。”


我的手指隔着底裤更进一步的抚摸她,“你这里很软。”


“呀——”她娇呼,羞色难掩。


我辗转用手指挑弄她,“喜欢吗?”她闭着唇,不敢开口,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说喜欢,显得太随便;说不喜欢,又显得矫情。


“感受我就好。”


我压上她的娇躯,唇吻上她的,两手抚揉着她的双峰,苦苦压抑的激情让我的身子渗出汗水,我全身像滚烫的鼎,下腹间的男性已经挺立等待出击。


“有硬硬的东西……是什么?”“这个?”我用下腹往上撞了撞她。


她点头,会意,“是你的?”脸红成一片。


“嗯。


你让我有反应了。”


我继续撞了几下。


她全身虚软,“什么时候开始的?”“从吻你开始就一直在悄悄的长大。”


她把小脸紧贴我沁出薄汗的胸膛,聆听我有力的心跳,感受我微促的起伏。


“你好强壮,我们不一样。”


“梦柔,我会保护你的。”


我从她身上起来,把虚弱的她拉起,帮她整理好凌乱的衣服。


虽然勃发的欲根让我难受,憋着实在不舒服,但她才第一次体验到这种感觉,我不想一次做完吓到她。


她嫣红的脸蛋像鲜艳的玫瑰,娇美可人。


“我知道。”


她羞赧的轻轻喃道。


“以后,我们会做更多……”“怎么样叫做做更多呢?”她眨眨眼,求知欲浓重。


“我会把你脱光光,把你全身上下都看光光,尤其是我刚才用手碰你的敏感地带,你感受到我的撞击力的那个部位,我要用日光灯清清楚楚的研究。”


“别啦……这样我会羞得无地自容的。”


“我想看,这是我的坚持。”


我微沉着音。


“我会很害羞耶……”她把头埋进我的肩窝。


“我们没有秘密的,不是吗?既然我们相爱,总有一天我要看完你的全部。”


她不好意思极了。


我轻拂她的背脊,不规律的画线绕圆。


她咬住唇,“一定要这样做吗?”“嗯。”


我微笑,眼神是正经八百的。


“可能不只哦!我还要像刚才那样,一边进入你,两手放在你胸前抚弄,嘴唇封住你的唇舌搅弄。”


光是想像,她就赧得全身红艳艳、羞答答了。


“没关系,有空时,我们可以慢慢研究,我会让你先慢慢适应我。”


我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吻。


她拥紧我,闭上了眼偎在我的怀里,羞怯不语。


晚餐时,梦柔简单的下了油面,放些青菜、打两颗蛋,两个人就吃着热腾腾的面条。


我们眼神相视,电波足以让人晕眩,两人唇角的笑甜得醉人。


“我吃不完,一些给你。”


她故意撒娇,把碗递过去,用筷子捞些面条给我,就是要让我碗里的食物沾染上自己的气味。


“真的吃不完?”我戏谑的眼神在笑。


“假的!”她坦诚不讳。


“我就是想要你吃嘛!”“好,我吃。”


我宠溺地摸摸她的发,“你想要把我撑胖吗?我这几天已经胖了一两公斤。”


“真的吗?”她沾沾自喜,“我宁愿你变成胖子也不要你变成瘦竹竿。”


“那么喜欢我变胖啊?”我扬扬眉毛。


“嗯,你变胖是因为被我的爱给养胖的,这样就没有人觊觎你了。”


“你啊……”我捏捏她的俏鼻头。


“换我。”


她也要捏,而且是重重一捏。


我的鼻头被她捏红,却一迳地笑。


“你被我宠坏了,欺到我头上来撒野了。”


“嘻……”她笑容可掬,“我喜欢被你宠坏的感觉。”


“这样子就没有人会来跟我抢你了,因为你变得野蛮而且粗暴。”


“我有吗?”“没有吗?我的鼻子还红通通的,这就是最好的见证。”


她吐吐舌。


“你害我变成野蛮女,如果我嫁不出去,你要负责一辈子哦。”


“反正你喜欢的对象也是我,我不负责好像也不行。”


我抓抓头,苦恼。


她不依的跺脚,涨红脸,别开头,“不负责就算了,我找别人。”


“你真的要找别人?那我也要找别人。”


我坚持。


她垂头不语,双肩耸动。


“你在偷笑吗?”她仍然不说话,肩膀却颤动得更厉害了。


我转过她的头,惊见她两眼汪汪,脸上泪水斑驳。


“梦柔……怎么动不动就哭了?”“你要找别人……我好伤心……我放不开你了……可是我也不要示弱,你去找别人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她嘤嘤啜泣,梨花带雨。


“我口是心非,我这辈子除了你不会找别人,除非你不要我了。”


她拭去泪水,眸光脆弱,心痛而颤悸。


“我好爱你……我不要离开你……离开你我会活不下去……呜……”“我不会离开你,梦柔,我爱你。”


我沙哑而热切的叫道。


“嗯……我知道,我感受得到你的爱,我也好爱你。”


她抬起泪光莹莹的翦水秋眸,望进我深情炽热的黑眸,情难自禁的将情意和盘托出。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忘掉刚才那些反话,别哭了。”


我心痛地拭去她颊上的珠泪,沙哑而怜疼的说道。


她扑进我的怀里,我阳刚的男性气息将她暖暖的包裹住。


我捧起她泪滑滑的小脸,覆上灼烈刚猛的唇瓣,以最热、最真的心情来吻她。


她滚烫的热泪揉碎在两人之间,我们都尝到她的泪水,但是两唇相吸,辗转吮咬,难舍难分。


当我松开她的唇舌时,我们都各自喘息。


影片评论

首页

长视频

短视频

图片

写真

小说

声音